第25集:冼尤文幫監察組誘捕熊紹鋒 米振東提出和童小娟離婚


熊紹鋒根本不懂網上虛擬賬戶的運作,更不知道還能體現,不明不白被黃雨虹和魯春陽栽贓陷害,熊紹鋒現在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他不能繼續幫鄭雙雪,鄭雙雪心急如焚,熊紹鋒還透露馮森已經查出沈廣軍可能不是930案子的殺人兇手,鄭雙雪孤立無援,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張一葦被關進監獄,熊紹鋒也不能幫她,她更擔心的是推翻930案子的判決結果會直接影響到當時辦案的張友成。

米振東回家監舍,威脅恐嚇黃四海一通,還口口聲聲自己得了精神癌,讓蒯振鵬向獄警打報告,他明天要和家人見面,蒯振鵬被逼無只好答應。黃四海悄悄提醒胡大軍,明天開始收拾米振東。

鄭雙雪把陳明忠叫來,讓他發動所有的關係,爭取讓930 的案子維持原判,先替張友成保住政法委書記的職位再說。熊紹鋒急匆匆來找魯春陽,迫不及待打聽負責短視頻廣告的人,想知道那筆一千多萬巨款的來歷,魯春陽明確講明熊紹鋒申請賬戶的時候已經簽了協議,這是他發短視頻應得的報酬,熊紹鋒想把錢退回去,魯春陽堅決不收,熊紹鋒想捐出去,魯春陽勸他安心收下這筆錢,還拿出之前簽署的合同,上面還有檢察院的公章和熊紹鋒的私章,熊紹鋒清楚地記得那段時間在北京學習,冼尤文要蓋公章和私章,他也沒有多問,結果造成這麼大的麻煩。

紀檢監察組的禹組長查出熊紹鋒的銀行卡里多出了一千多萬,他趕忙來向武強彙報。與此同時,熊紹鋒打電話給冼尤文,讓他找別人的手機回撥到一個公用電話,冼尤文趕忙向武強彙報,禹組長就把手機交給冼尤文,冼尤文回撥過去,熊紹鋒詢問當初蓋章的細節,冼尤文一口咬定他經過熊紹鋒的授權才蓋了公章和私章,熊紹鋒百口莫辯,只好掛斷電話,禹組長認定熊紹鋒在為自己受賄找借口,派人把熊紹鋒抓了起來。

童小娟帶小米來監獄看望米振東,米振東看到她們母女倆,感動地熱淚盈眶,童小娟對他噓寒問暖,小米迫不及待搶過話筒,想知道米振東喜不喜歡那些小豬佩奇摺紙,米振東感動地喜極而泣,小米也跟著一起流淚,父女倆隔著電話線相對哭泣,童小娟鼓勵米振東振作精神,和那些壞人作鬥爭,米振東把小米支出去喊工友們進來見面,他趁機向童小娟提出離婚,還讓童小娟帶著小米改嫁,童小娟堅決不答應,發誓絕不和他離婚,而且他還有一年半就出獄了,米振東只好承認他這輩子出不去了,他要完成一件重要的事,只是不能告訴童小娟,他只說了一句話,因為馮森的出現,他的命運被徹底改變了,米振東不等童小娟做出回應,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羅欣然帶王鵬來監獄,看到小米和工友們在外面,童小娟哭著從監獄里出來,小米覺得她是太高興才哭,羅欣然覺察出童小娟不對勁,童小娟只好承認米振東要和她離婚,她不願意,可米振東決定的事不容違背,她今天回去就拿戶口本辦手續,羅欣然頓時驚呆了,不明白米振東此舉何意。

自從鄭銳打傷沈廣軍的事被澄清,沈廣軍賭氣不吃不喝,鄭銳很惱火,要對沈廣軍栽贓和自殘的行為重新起訴,柴明楚勸他三思,陳詠因為此事正在接受上級的審查。羅欣然來看望馮森,向他彙報了米振東要和童小娟離婚的事,馮森知道他們夫妻感情很好,也想不明白米振東的所作所為,羅欣然稱讚馮森機智勇敢,把他誇得天花亂墜,羅欣然承認對馮森黑轉粉。

二監區獄警組織犯人們收看新聞聯播,鄭銳去廁所的時候,黃四海趁機指使胡大軍報復米振東,胡大軍就命令馬國遠從背後襲擊米振東,米振東強忍疼痛一動不動,鄭銳回來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就去找陳詠。胡大軍威脅恐嚇米振東一番,米振東對他反唇相譏,罵他是黃四海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