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馮森恩威並施逼馬國遠認罪 熊紹鋒被迫收波動網千萬巨款


紀檢監察組禹組長讓羅欣然彙報黃四海減刑的詳細經過,她主動承擔一切責任,極力撇清熊紹鋒和此事的關係,一口咬定熊紹鋒那時候在北京學習,禹組長想了解熊紹鋒和黃雨虹之間的利益關係,羅欣然為熊紹鋒喊冤,他開公眾號全是為了做公益,禹組長提請她不要包庇熊紹鋒,熊紹鋒涉嫌和黃雨虹有利益交易,羅欣然對此毫不知情,也不想出賣自己的同志,她最後在證詞上籤名,禹組長提醒她不要把今天的談話內容透露給任何人,羅欣然出門看到何樹國,忍不住向他大發牢騷,何樹國反而安慰她,勸她不要有心理負擔。

胡雪娥要去監獄看兒子沈廣軍,被獄警攔在門外,馮森和羅欣然正好來監獄參加寬嚴大會,看到胡雪娥和幹警發生了激烈的爭執,馮森趕忙把胡雪娥叫到一邊,首先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明確講明此次的任務就是重新調查沈廣軍的案子,當場加了胡雪娥的微信,胡雪娥半信半疑,馮森拿出胡雪娥送給何樹國的錦旗,承諾會徹底調查真相。

沈廣順躲在一邊看得清清楚楚,沈廣軍被拉回來參加寬嚴大會,他從車窗里看到胡雪娥和馮森相談甚歡。馮森故意和胡雪娥交談這麼久,就是想讓沈廣軍看到,借此穩定他的情緒。胡雪娥把沈廣順叫過來,迫不及待向他報告這個好消息,沈廣順根本不信,因為馮森一直把他當成殺死鄭瑋麗的兇手,根本不可能真心幫沈廣軍脫罪,胡雪娥堅信馮森是真心地,母子倆爭執不下,最後不歡而散。

寬嚴大會準時舉行,全體幹警和所有的在押犯人都來參加,羅欣然和馮森躲在樓道里,關注著米振東等人的一舉一動,陳詠當場宣布了假釋和減刑人員名單,緊接著又公布了嚴管的名單,馬國遠,米振東和沈廣軍等人都在其中,他們上台排成一排接受陳詠訓話。

馮森突然發現高牆上的線路冒火星,他二話沒說就衝出去,大聲提醒全體人員都趴下,他被燒焦的電線砸倒在地,米振東認出馮森,目露凶光一步步走近他,鄭銳奮不顧身衝過去制服米振東,馮森掙扎著站起來,讓獄警把馬國遠抓進審訊室,逼他交代和米振東毆打沈廣軍的罪行,馬國遠看到馮森滿臉是血,衝著他大呼小叫,他嚇得瑟瑟發抖,獄警們把情緒激動的馮森拉走,羅欣然對馬國遠苦苦相逼,他迫於壓力只好交代了所有的罪行。

出事那天,沈廣軍謊稱電閘忘關,要回車間檢查一下,獄警讓米振東和馬國遠陪他回去,米振東借口肚子疼拒絕,獄警就派馬國遠跟沈廣軍一起回車間,沈廣軍要檢查機器,讓馬國遠啟動電閘,沈廣軍故意把胳膊弄骨折,還威脅馬國遠不許說出去,馬國遠交代沈廣軍從胡雪娥口中得知徐大發的妻子給鄭銳五十萬,讓鄭銳加害沈廣軍,沈廣軍走投無路只好自殘,還故意嫁禍鄭銳,就想逃離二監區。

羅欣然讓獄警把馬國遠單獨關押,擔心被米振東等人得知他已經交代了所有罪行,馬國遠對她感恩戴德。羅欣然趕忙來向馮森彙報審訊結果,陳詠,武強,冼尤文和熊紹鋒他們都在馮森的病房,鄭銳隨後趕來,感謝馮森還他清白,然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馮森愣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陳詠趕忙替鄭銳辯解,緩解了馮森的尷尬。

羅欣然追上鄭銳,勸他回去看看受傷的馮森,鄭銳只好等在樓道口,想找機會再進去看馮森。馮森承認這麼多年愧對鄭銳,更對不起死去的妻子鄭瑋麗,他很理解鄭銳的做法,可心裡很不是滋味,冼尤文趕忙岔開話題,給馮森端上來可口的飯菜。

羅欣然看到鄭銳在樓梯口徘徊,就讓陳詠他們先走,給馮森父子單獨相見的機會,鄭銳剛想進去看馮森,突然接到監獄的緊急通知,他只好先走了,馮森心裡倍感失落。胡雪娥越想越不安,總擔心沈廣軍有危險,就把沈廣順叫起來去監獄一看究竟。

熊紹鋒來銀行查詢網上公眾號綁定賬戶一年的流水明細,然後來網吧找網絡高手咨詢,高手查到他的賬戶里多了十萬波幣的廣告費,那是波動網轉給他的,摺合人民幣高達一千多萬,網絡高手隨手點了提現,這筆巨款順理成章就到了熊紹鋒的銀行賬戶,熊紹鋒頓時傻眼了,他不敢耽擱,第一時間向鄭雙雪彙報此事,鄭雙雪氣得大發雷霆,懷疑他故意隱瞞此事,熊紹鋒大呼冤枉,他對這筆錢根本不知情,如果不是武強提醒,他根本無從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