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楊巡求宋運輝辦事 程開顏埋怨宋運輝


楊巡去國榮找蕭然,蕭然問他和宋運輝是什麼關係,聽說只是朋友就懶得理會了,要楊巡有話直說。楊巡索性提出想買機床廠那塊地,想在東海開批發市場。蕭然聽說是批發市場覺得他沒必要買這塊地,而是拿出了另一塊地。楊巡猜到這塊地蕭然花了冤枉錢才急於出手,這塊地位置不太好。蕭然卻說這塊地未來潛力很大,那裡是東海未來的交通樞紐,不出五年就會成為東海的商業中心。蕭然說東海未來規劃思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但他卻知道。楊巡當即決定要了這塊地,蕭然開價一百五十萬,土建成本楊巡至少能省一百萬。楊巡頓時冷靜下來,即使蕭然說的可以落實也得是五年以後了,但蕭然說的對,再亂也只是兩三年的事情。目前東海沒有批發市場,楊巡是填補空白的,蕭然便低價給了楊巡,還說以後有事可以找他,楊巡十分感激。

楊巡樂呵呵地回了家,尋建祥聽說他拿一百二十萬拿了塊荒地覺得他簡直瘋了,楊巡卻覺得自己拿到這塊地賺大發了,就憑蕭然能拿到那些消息就不是一般人,拿到這塊地就是攀上了這塊大樹。尋建祥擔心高局長批給他們那塊地退回去又得麻煩宋運輝,楊巡也實在沒辦法,畢竟是小個體戶,只能這麼辦,至於宋運輝那邊他去辦,磕頭認錯也沒辦法。

轉眼楊巡就拿著給宋引的電子琴來宋家了,宋運輝卻拿出一筆錢說是他給家裡添置了不少東西,叫他以後別再拿這些東西了,他們工資也不高。宋運輝看出楊巡找他有事情要說,就去了書房。尋建祥已經和他說過這件事情了,宋運輝說楊巡辦一下退還土地的手續就好了,楊巡卻擔心高局長會因此不高興,想勸宋運輝和高局長一起吃個飯,大家一起談談。宋運輝嘆了口氣,他也知道楊巡的難處,但他沒辦法出面。楊巡知道尋建祥照顧自己,說要給他一成的股份,而且尋建祥是宋運輝介紹來的。也就是說,這一成股份還有宋運輝的份。宋運輝表示自己幫他是出於情分,他來東海該幫的都會幫,但如果是違反組織紀律的事情他沒辦法幫。

程開顏聽到宋運輝的話,心裡又難免多想。楊巡告訴宋運輝,金州市場並沒有那麼好做,很多市場都是照著他的揚子街做的,所以他才想來東海用規模佔據優勢。雖然家裡日子沒有以前那麼窮了,但是楊母身體越來越不好了,他還有三個弟弟妹妹要供他們上大學,所以他實在不能停下。楊巡希望宋運輝多勸勸楊母注意身體,宋運輝連忙記了下來,當初要不是楊母照顧他他也沒時間考大學。楊巡打了番親情牌,宋運輝還是答應楊巡給土地局的人打個招呼,程開顏聽到頓時不開心了。

宋運輝送楊巡出門,宋母好像想問雷東寶的情況,楊巡告訴宋運輝自己還真去了趟小雷家,雷東寶挺好的,就是脾氣越來越大了,村裡人的話都不聽,找銀行貸了幾筆款把錢都花在廠子里了,村裡人都挺有意見的。楊巡問宋運輝要不要去勸勸,說雷東寶一直都很惦記他,宋運輝卻嘴硬說沒心思管他,雷東寶也不需要他管。楊巡說小雷家生意還是有問題的,登峰電線一直沒有國家質量檢測,他好幾次都想說可雷東寶把他劈頭蓋臉地罵了回來。楊巡想把雷東寶請來東海一起吃個飯,他也是有點私心的,畢竟賣市場的事情雷東寶不點頭他也沒辦法推進,也只有宋運輝能管雷東寶了,宋運輝也只能答應了,不過讓楊巡安排在金州。

宋運輝讓楊巡把電子琴拿回去了,結果一回來程開顏又不高興了,程開顏埋怨他對外人比對家裡人都好,宋運輝耐心解釋楊巡找自己幫的忙都是符合規定的,可程開顏聽不進去。小雷家的新村子已經快建好了,雷東寶把縣裡批下來的新村建設款項挪了一些給銅廠,大家有些怨言,雷士根連忙替他說話。回去路上,眾人遇見了老猢猻,說什麼小雷家搞得越來越紅火,可雷東寶賺的錢還沒有隔壁黑心村長賺得多,雷東寶也沒理會,不過回去就開了個會,問大家是不是覺得自己拿的錢少了。以前大家都看不起個體戶,現在個體戶賺的盆滿缽滿,大家心裡不平衡也正常,雷正明說楊巡就是例子。雷東寶說他只看見楊巡派頭了,怎麼沒看見人家開市場有多累。陳書記調到市裡了,新上任的書記雷東寶並不熟悉,所以雷東寶想讓省里市裡的領導看到小雷家,到時候拿著踏實錢日子也好過。

縣長找來了雷東寶,說銅廠欠一家銅礦和塑料廠很多錢拖著不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