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陸可精心打扮去約會 被帥哥利用為他站台


沈思怡和陸可去逛寵物店,陸可想買貓思怡覺得沒意思,她想買變色龍陸可看到它就起雞皮疙瘩,還威脅思怡如果買它她就搬走。關玥和葉舟坐在沙發上看《泰坦尼克號》,看到吻戲時她就暗示她冷想讓他抱著看,沒想到葉舟起身去把空調溫度調高了,她又吵著熱並解開上衣一個扣子,誰知葉舟不解風情看她忽冷忽熱以為她感冒了。

陸可從咖啡店出來,發現她放在店門口的傘不見了。外面雨下得正大,她正四處張望時有個男子打著傘過來,得知是她的傘連忙道歉說他剛用它去買東西了,他想請她喝咖啡就當作賠禮道歉,陸可說不用了。正說著思怡開車過來了,陸可上車后思怡好奇地問她那男的是誰,陸可說一借傘的他們不認識,思怡笑道這一借一還的不就認識了嗎。

隨後陸可在電腦上寫東西,成楠突然打電話問她搬家時是否看到他那件加圖索的簽名球衣,陸可說沒看到,正準備掛電話時成楠又問她最近還好嗎,陸可說挺好的就掛了電話。思怡說她不想接可以不接這個電話,陸可覺得沒必要,她問思怡不跟前任聯繫嗎,思怡說大部分都拉黑了,有一個變著法聯繫她,最後被她報警處理了。老黃看成楠還惦記著陸可,就勸他斷了這個想法說這樣對陸可和他都好。

一家美術館要辦一個行為藝術展,主題是關於約會的,思怡覺得可以放到下一期選題里就讓陸可去做。陸可建議讓正在談戀愛的曼麗做,而她現在是單身。思怡就想讓她去說單身正好去約會,陸可問她到底是想要她做選題還是想要她去約會,思怡笑道這兩樣她都想要。

這天又是雨天,陸可從咖啡館出來正好又碰到上次拿她傘的男子,他看到她就熱情地打招呼並自我介紹叫李暢。他請陸可吃飯,陸可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他讓她在iPad上隨便畫幾筆,然後根據她所畫的分析她在別人眼裡是個很保守的人,但其實她內心比誰都勇敢,他說自己是研究色彩心理學的。吃完飯他說周六下午他有一堂色彩心理體驗課邀請她參加,陸可很爽快地答應了。

關玥坐在被窩裡假裝肚痛讓葉舟掐她手,然後她摸著他的臉想去親吻他,誰知他卻往後退縮跌倒在地。關玥氣惱地問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她已經夠主動的了。其實葉舟上次看《泰坦尼克號》時就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了,但他在訓練時不小心被同事踢傷了那個地方,關玥看到他的囧樣忍俊不禁笑了起來,葉舟不好意思地笑道醫生說過幾天就好。

張芒看陸可心情不錯就問她是不是約會了,陸可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約會,聽陸可說對方是個研究色彩心理的老師,他提醒她別被人給套路了。周六這天陸可精心打扮去聽課,沒想到到地方一看卻是一個酒會,李暢利用她是生活家主編的身份讓她為他站台做推廣,她感覺被騙就生氣地離開了。

張芒無意中在街上看到她獨自吃飯就好奇地問她不是去約會了嗎,陸可就說了自己的遭遇,張芒說她穿這麼漂亮不如跟他去約會吧。隨後他買了東西帶她去了一個地方,陸可跟他走進去看到幾隻可愛的貓咪,原來他帶她來喂流浪貓,陸可覺得他挺有愛心的。

隨後兩人去吃飯吃邊聊很開心,吃完飯張芒送她到樓門口。思怡在窗口看到這一幕,就問進門的陸可不是跟李暢約會怎麼變成張芒了,陸可說她和張芒就是偶遇,他作為同事出於同情請她吃個飯安慰了幾句,思怡讓陸可別急著下結論,她覺得這個城市充滿了可能性。之後陸可同意思怡買變色龍,思怡奇怪她怎麼改變主意了,陸可說直面恐懼唄。

這天陸可在公司正忙工作,張芒走到她面前端起她的杯子喝了口水,陸可說這是她的杯子別亂喝,張芒笑道他們都約過會了這有什麼啊。陸可讓他別瞎說春曉很八卦的。張芒請他幫忙看看他的文案,陸可就認真地翻看並提出建議,張芒看著她眼裡充滿笑意。晚上陸可在雜誌社寫東西,楊青嶼給她打電話,說他出了本新書想讓她提提意見,還說自己路過雜誌社想請她吃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