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程父借錢替程千里還債 楊巡想把市場搬到東海


宋運輝來找馬保平,表示合同還沒有正式啟動,該怎麼處理由他決定,馬保平說老靳不能用了,按照規定召開大會討論,只是這件事情還牽扯到宋運輝,貿然攤開會有人多心,宋運輝既然來和他談就不在意這些。至於碼頭負責人,宋運輝依舊堅持之前的觀點向部里要人,馬保平答應了,如今也只能走這一步。程千里和袁湘來找程父,程父這才知道金髮公司的事情,程千里非要他讓宋運輝把訂單批了,不然就等著貨爛在手裡債主上門討債吧。程父氣得差點發病,袁湘和程千里還在埋怨宋運輝不知道感恩,是個白眼狼。程父罵程千里吊著父母眼珠子充饑,無奈讓程母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給他們,錢是公司借的,但法人是程母,他們不還誰來還呢。程母把存摺和值錢的細軟拿了過來,程千里和袁湘兩眼放光,可是還差兩萬塊錢。程父嘆了口氣,起身就去借錢。

程父拿著錢回到家,程千里和袁湘已經走了,他是去找水書記借的錢,水書記念情立刻帶著他去了銀行。水書記給宋運輝打了個電話,說見到了程父,他身體不太好了,勸宋運輝多體諒體諒他,他也不容易。宋運輝早早回家做飯,程開顏說以為他要加班所以和同事去逛街了。宋運輝問程開顏家裡還有多少存款,回頭把這些錢寄給家裡,就當是孝敬爸媽的。

程開顏給家裡打了個電話,程父不願意要宋運輝的錢,不然他就更看扁程家了。程父讓程開顏和宋運輝好好過日子,過段時間把宋引接過去吧。程父知道宋運輝對家裡有看法,把孩子留下是幫倒忙。楊巡把尋建祥和宋引送來了東海,還給宋運輝在幼兒園附近找了個帶院子的房子。屋裡布置的很好,有宋運輝和程開顏的房間,還有宋父宋母的房間,楊巡還給宋引準備了兒童床和書房。楊巡交了一年房租,水電費也交齊了,宋運輝說晚上取了錢給他,楊巡說不用這麼著急,他來東海的機會還多了去了。楊巡想把市場搬來東海,尋建祥自然也跟著他一起來,只是擔心會給宋運輝添麻煩。楊巡說自己不想做電器批發的生意了,覺得日用品和食品批發才能做大,宋運輝約了他們晚上一起吃飯,順便商量商量。

尋建祥也是剛知道楊巡要把市場搬過來的事情,這件事情對宋運輝來說有點麻煩,但楊巡剛才的話就是說不會求宋運輝用東海的資源照顧他的生意,宋運輝也就沒什麼麻煩了。宋運輝說晚上來接他們,可晚上卻遲遲沒來,楊巡攔著尋建祥不讓給他打電話。尋建祥埋怨楊巡和宋運輝從小一塊長大玩玩腸子卻這麼多,楊巡也不想這樣,只是做生意這麼些年已經習慣了。宋運輝打電話來說要臨時開個會走不開,楊巡只好帶著尋建祥去吃飯了。接下來幾天,楊巡和尋建祥四處走訪調查。

楊巡迴了趟家,拿著一袋子錢,楊母很開心,把這筆錢還上他們就真的無債一身輕了。楊巡卻說自己想把金州市場賣了,市場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他想去東海開一個日用品批發市場,肯定比電器電料好做。楊母還是很擔心,做生不如做熟,楊巡搬出了宋運輝,他要是去了東海肯定不會不管自己的。楊母實在為難,想了想還是把錢拿給楊巡讓他先拿去開市場,鄉親們那邊她去應付。楊巡不肯,這錢必須先還上,不然楊母面子上也不好看,大不了明天一早挨家挨戶還上錢再借一些出來。

楊巡剛回房間楊儷就來了,埋怨楊巡一直拖著不還家裡借的錢,楊母愁的整天睡不著!楊母連忙把楊儷趕回家睡覺了,楊巡聽到這些話心裡也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