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成楠辭職姚遠離開上海 思怡陸可飛東京過七夕


陸可去看牙醫想拔智齒,醫生讓她先消了炎再說。隨後她在辦公室吃藥,不小心把水杯打碎了,同事趕緊幫她清理地上的碎片。有知情者告訴其他同事陸可和沈思怡真有意思,分手都趕一塊兒了。思怡似乎沒有受到失戀的影響,她笑著召集大家開會商量七夕的選題,她讓陸可負責,但陸可心不在焉沒有回應,思怡叫她的名字她才反應過來,她接受任務起身走出會議室。有同事建議思怡給陸可時間讓她調整,陸可說工作可以讓人快樂。

晚上媽媽和陸可視頻,說她給他們打了一對玉佩可以守護姻緣,陸可沒敢告訴媽媽她和成楠已經分手了。第二天一大早思怡就給陸可打電話叫她一起去跑步去公司,陸可不想去。思怡就來到她家說她失個戀就像廢物一樣躺著嗎,陸可不理她繼續睡覺,思怡就用手機在她耳邊放很吵的音樂,陸可無奈只好起來。

兩人跑著跑著陸可就跑不動了,思怡送她一句話跌倒又爬起,山嶺靜悄悄。她覺得成楠根本不值得陸可難受,陸可說不是每個人都像她一樣不把感情當回事。晚上成楠在辦公室加班,他告訴老黃明天他就不來了,讓老黃幫他到人事那兒把手續辦一下。老黃聽了很驚訝,他勸成楠和李鼕鼕的事都翻篇了,幹嘛和工作過不去。成楠說李鼕鼕就像面鏡子,時刻提醒他之前有多傻。他實在沒辦法看到她裝沒看到。他也不能讓人家走只好自己辭職。

張芒看陸可情緒不佳,就帶她到郊外騎單車散心,還讓她大聲喊出來,隨後又帶她去出氣屋發泄,讓她看到什麼就砸什麼,發泄完后陸可的心情好多了,她覺得張芒還挺仗義的。姚遠去見思怡讓她不要受爸媽離婚的影響,要證明給爸媽看她和他們不一樣。思怡說他現在需要她,等有一天不需要了咋辦 ,姚遠說不會有這一天,思怡笑道這就是他既不了解她,也不了解他自己的地方。

關玥和老黃去看情場失意的姚遠,關玥勸他吃東西別喝悶酒,姚遠說誰讓她來了,看他失戀她是不是特高興,關玥聽了很氣惱就走了。老黃問他和思怡到底怎麼了,姚遠說她認為所有感情會過期,還說她和他不一樣。老黃說他們幾個真行,連分手都趕一塊。老黃覺得思怡心裡沒有她。晚上在家的思怡聽到門鈴響,打開門看到門口放一盒子,就拿進去打開一看是張唱片,她把它放進唱片機磁性動聽的歌聲在房間里流淌著,漫過心頭她不禁陷入沉思。

姚遠在安吉看到一個有意思的老宅子他要去設計,他覺得留在上海也沒意思,老黃知道他是因為思怡,說他如果出去散心不如去泰國,姚遠說自己沒事。葉舟看關玥要去送姚遠,他就問她是不是想補倉,關玥說他怎麼說話這麼難聽,他說看不慣她往坑裡跳,關玥不想多說就騎摩托車走了,葉舟把她之前想要的一個藝術品放她工作室桌上還給她留了字條。

這天是七夕,陸可留在辦公室加班,張芒勸她和大家一起去參加聯誼,說工作永遠忙不完,七夕一年只有一天,陸可就跟他們去了。聯誼有點像相親,看思怡鬱悶地坐在那,張芒就給她使眼色讓她出去,兩人離開后,張芒打算推掉晚上的約會陪失戀的她,陸可覺得自己沒那麼脆弱,這時有人給他發信息,陸可就催他快去免得耽誤他的人生大事,看他不走她就轉身離開了。陸可走在熱鬧的街頭,她到身影顯得有點落寞,來到家門口,看到思怡在等她不禁很意外,思怡笑道她不想獨自過七夕,讓她陪她飛往東京。陸可說明天還有採訪,思怡讓她推掉

隨後兩人來到東京,思怡泡在溫泉里和陸可喝酒,陸可知道她和姚遠分手也很難過。思怡說他挺不錯的,懂她包容她,但越是這樣她越害怕。陸可說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人都會有的。思怡認為既然以後會傷心不如現在就放手,陸可讓她想哭就哭吧,思怡就把埋進溫泉里。後來陸可查了思怡說的那句跌倒又爬起,山嶺靜悄悄,意思是失敗了就要爬起來,因為群山之中沒有任何人可以幫自己。最後陸可去牙醫那拔掉智齒,還告訴媽媽她和成楠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