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陸可發現成楠出軌 思怡向姚遠提分手


昨晚在KTV陸可和成楠吵架后,陸可要和他分手,但她知道那是氣話。第二天她很早來到雜誌社,獨自發獃想著心事,沈思怡就問她還想不想和成楠分手,她搖搖頭不知道該怎麼辦。思怡就讓她去參加南山書店辦的新媒體改革分享會,剛好可以調整下她的心情。

成楠在公司電梯里遇到老黃,他問成楠昨晚幹嘛去了,電話不接微信不回也沒去他那睡。成楠說他一個人喝酒去了,老黃說他昨晚太過分了,人家都是關起門吵架,他卻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成楠讓老黃中午陪他去趟傢具城,他和陸可吵架把她的檯燈摔壞了,他要買一個賠她。到了中午成楠和老黃去買檯燈,老黃老覺得成楠不對勁還有別的事沒告訴他,成楠就說他和李鼕鼕睡了,老黃聽了很吃驚,他讓成楠回家該認錯認錯,把這事爛在肚子里千萬別讓陸可知道。

晚上陸可回到家看到成楠在修補檯燈,他本來想買個新的但跑了很多家店都沒買到。陸可讓他別修了片子已經拍完了。成楠向她道歉求她別分手,看陸可原諒他就緊緊抱住她,說下周就是七夕他們把結婚證領了吧。

這天姚遠來到酒店,看到思怡正和朋友談事,就扮成服務員給她們端來茶和蛋糕,思怡看到是他不禁甜甜地笑了。隨後思怡走進無人的電梯姚遠跟了進去,電梯門剛關上他就和她擁吻在一起。接著電梯在6樓停下了,電梯門打開兩人迅速分開,臉上都掛著甜蜜的笑容。

關玥正幫一家新開的咖啡館布置,葉舟下班過來找她,她問他懸掛的月亮燈怎麼樣,葉舟覺得像個罈子。兩人正聊著,咖啡館的胡老闆把她叫到屋裡說裝修要停了,這家房東是三兄弟,老大今天突然反悔了說開咖啡廳壞了他的風水,胡老闆只好退租了,他給她把現有的賬結了就走了。關玥很沮喪,她就指著這單活兒交房租,沒想到活黃了錢沒了房東該趕她走了。葉舟讓她把工作室值錢的東西賣了湊湊房租,關玥笑道值錢的東西她算是嗎,葉舟笑著讓她賣給他問她多少錢,關玥被他逗笑了。

思怡去見姚遠的媽媽,還帶去她愛吃的點心,姚遠的媽媽很開心,三個人其樂融融地吃完飯,姚遠準備開車送思怡回去。兩人去車庫取車時,姚遠興奮地誇她今天表現得很不錯,上車后他發現思怡表情有點不對勁就問怎麼了,思怡說她沒事。隨後她看到自己被他媽媽拉進了家人群,姚遠說他媽太喜歡她了,想在親戚面前嘚瑟下。思怡卻說自己今天是來演戲的,她問姚遠是想跟她結婚嗎,姚遠說他想順其自然。思怡就下車自己走,姚遠追上她問她怎麼突然不高興了,思怡說他們在一起只是開心,對彼此沒有責任,現在是他犯規了。姚遠想不通她為何這麼生氣,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不好嗎,思怡讓他以後這種事別找她演戲了,怕他演著演著就當真了。

隨後思怡回到雜誌社,陸可看她不開心以為姚遠的媽媽不喜歡她,思怡說他媽太喜歡她了,恨不能讓他們立刻結婚。陸可問她不想和姚遠有未來嗎,思怡就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每次爸媽吵架,她就躲在樓道里,頭頂的那盞燈總是一閃一閃的,她覺得家就像這盞燈從沒完整過。她還記得媽媽為了挽回爸爸,故意讓她吃獼猴桃導致過敏住院,爸爸去醫院看她時又和媽媽大吵一架。思怡不明白他們根本不愛她為何要把她生下來,陸可摸摸她的頭讓她別難過了。思怡說她這輩子都不會結婚,不期待家庭更不會要孩子。

成楠在公司的電梯里碰到李鼕鼕,他為那晚的事向她道歉,李鼕鼕笑道她也沒要他負責。葉舟幫關玥租了一間工作室,還把她做的月亮燈掛在屋裡鼓勵她不要放棄,關玥就寫了張借條給他心裡很感謝他。

這天陸可去南山書店參加活動,成楠坐在觀眾席上。李鼕鼕打來電話他沒接,隨後他接到她發的信息說那天晚上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突然他意識到什麼趕緊看向陸可,她手裡的pad也收到這條信息,陸可看后臉色變了。她匆匆走到門口,成楠追上她向她道歉說自己錯了 ,陸可用手擦著不停湧出的眼淚,難過地說她從沒想過他們會分開,是因為他們心裡有一條底線,但她沒想到他會打破這條底線,她說他們到此為止吧,說著轉身走進書店,成楠站在那兒流淚心裡懊悔不已。

思怡要送陸可回去,陸可決定上台演講完再走,思怡讓陸可記住她是生活家的主編,沒人能傷害得了她。陸可往台上走去忽然一隻鞋跟壞了,她索性脫掉鞋用手拎著走上台。她說生活家致力於給大家推薦最美好的東西,她晃晃手裡的鞋子,說這個牌子的鞋子大家可以從購物車清除掉了,觀眾們聽了不禁被她幽默的話逗笑了。隨後她精彩的分享贏得了大家熱烈的掌聲。

晚上思怡在酒吧玩積木,姚遠走了過來,他聽說了陸可的事覺得很驚訝。思怡說感情就像這積木,剛開始很高興,但慢慢就擔心它什麼時候會倒掉,說著她從底部抽出一塊,整個搭好的積木頓時就倒了,她向姚遠提出分手說他想要的她給不了,說完她起身給他最後一吻然後離開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