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熊紹鋒拒不配合監察組的調查 馮森苦勸熊紹鋒遠離黃四海


米振東在羅欣然恩威並施雙重壓力下,依舊一問三不知,王鵬很生氣,羅欣然也大為不滿,她明知道米振東在撒謊,苦於沒有確鑿的證據,賭氣讓幹警把米振東帶回監舍。

羅欣然把熊紹鋒叫到一邊,迫不及待想知道他是不是大名鼎鼎的掮客頭子甩棍,還收十五萬塊錢為李大眼減刑,熊紹鋒不但不意外,反而埋怨羅欣然太幼稚,竟然相信一個刑滿釋放的人的鬼話,羅欣然心裡的大石頭才落地。

羅欣然和王鵬連審三次米振東都鎩羽而歸,馮森詳細了解了提審的全過程,他懷疑米振東不但是沈廣軍被打的知情者,而且還深陷其中,羅欣然想再次提審米振東,馮森勸她趁早放棄,讓她好好看一下那段監控錄像。

冼尤文看到省檢察院紀檢監察組的人來了,他趕忙向熊紹鋒報告,熊紹鋒表面上無所謂,依舊談笑風生,心裡卻打起了鼓,武強打電話通知熊紹鋒來會議室接受調查。陳詠命令柴明楚集中所有精力對駐監監察組的宿舍好好整改,擔心馮森有意見,馮森帶羅欣然來找陳詠,讓他把沈廣軍,馬國遠和米振東都列為寬嚴對象,借此機會給他們施加壓力,逼迫他們說出真相,陳詠滿口答應。

熊紹鋒來到會議室,武強讓他想紀檢監察組的人彙報黃四海減刑的全過程,還把他們的談話錄音,熊紹鋒想把手頭的工作交接一下再說,監察組組長認為熊紹鋒故意拖延,武強勸他好好配合這次調查,熊紹鋒頓時惱羞成怒,明確講明那段時間他在北京學習,是羅欣然負責督辦的,武強想找羅欣然來核實情況,熊紹鋒強烈反對,借口羅欣然在配合馮森核查沈廣軍和米振東的案子,根本騰不出時間,擔心此事傷害了羅欣然的工作熱情,監察組組長答應等930的案子有了眉目再說,熊紹鋒負氣而走。

武強把監察組的人打發走以後,埋怨熊紹鋒不該如此衝動,熊紹鋒信誓旦旦表明他都是秉公辦理,沒有貪腐一分錢,武強讓他好好想一想和黃四海減刑這件事有沒有關係,熊紹鋒極力撇清自己,武強頓時勃然大怒,讓他好好想一想和黃雨虹有沒有隱形的利益關係,熊紹鋒頓時啞然,他也不不敢確定,武強提醒他不能把黃四海減刑的事都推給羅欣然,讓他去找當事人范思良了解黃四海提交的全部資料,熊紹鋒頓時慌了手腳,他懷疑馮森在背後告他的黑狀,武強警告他先不要管這些,當務之急先把自己的事處理好再說。

熊紹鋒來找馮森理論,譴責他不專心調查930 的案子,卻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黃四海身上,就是想出風頭,借此撈政治資本,馮森氣得大發雷霆,衝著熊紹鋒大呼小叫,他不想看到馮森和黃四海有任何瓜葛,他反覆研究了黃四海在KTV殺人的視頻,懷疑黃四海不是過失殺人,而是故意殺人,一旦罪名成立,黃四海會被當場判處死刑,黃雨虹之所以不遺餘力幫黃四海減刑辦保釋,就是想把黃四海救出去,然後讓他逃之夭夭。熊紹鋒頓時明白了馮森的良苦用心,可他心裡坦蕩盪,馮森勸他做出正確的選擇,不要總是沉迷做網紅檢察官,應該腳踏實地做事。

羅欣然正和鄧耀先吃飯,突然接到何樹國的電話,羅欣然急匆匆趕回檢察院,沒想到紀檢監察組的人一臉嚴肅,要向她了解黃四海減刑的事,羅欣然被眼前的陣勢嚇到了。熊紹鋒垂頭喪氣來找鄭雙雪攤牌,他無法繼續幫黃四海了,因為馮森已經查到黃四海還有餘罪,而且還有可能是故意殺人,熊紹鋒決定退出,鄭雙雪也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