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袁湘隋科長勾結 宋運輝程開顏吵架


宋運輝和程開顏去了約好的地方,發現隋科長的愛人就是老靳,老靳表示這一切都是隋科長辦的,隋科長熱情地迎著二人進了飯店。回家后,宋運輝問程開顏知不知道老靳在廠里的位置,程開顏覺得他們未必是要求宋運輝辦事情的,再說剛才在飯局上人家也沒開口。宋運輝問程開顏手上的鐲子哪兒來的,程開顏沒好氣的說是隋科長送的,但這是她送給隋科長絲巾的回禮。宋運輝嘆了口氣,要程開顏把鐲子包裝找出來,程開顏卻覺得他在拆自己台懶得搭理。宋運輝自己找出了包裝,確認這件鐲子不菲的價格,他們怎麼可能平白無故收別人的禮物。宋運輝要程開顏把鐲子退回去,讓她把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程開顏不情不願地答應了,埋怨宋運輝把工作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次日,程開顏去找隋科長退鐲子,隋科長也看出那天吃飯宋運輝不開心,老靳一回家就急了說宋運輝誤會了,二人吵了幾句,老靳還動手打了隋科長。程開顏聽說這件事情頓時就急了,罵老靳不是男人,隋科長卻說事情是自己辦砸的,責任是她的。程開顏支支吾吾地拿出了鐲子,說宋運輝不讓她收這麼貴重的禮物。隋科長問程開顏如果不是宋運輝要她送回來她會不會願意收,程開顏心直口快,她一直都把隋科長當成好朋友,只是這份禮物太貴重了。隋科長卻拿出了另一隻鐲子,說這標籤是旅遊景點隨便掛上去的不能當真,真正的價格沒有那麼高。程開顏信了,立刻又把鐲子要回去了,隋科長很開心。

回到家后的程開顏四處尋找地方藏鐲子,也沒把收下鐲子的事情和宋運輝說。程開顏接到嫂子袁湘電話說她明天要來東海,宋運輝要陪製造商考察住在廠子里,讓程開顏多陪陪袁湘,要是再提起程千里調動的事情,宋運輝還沒說話程開顏就打斷道,宋運輝上次說的很清楚了,她不會再提了。馬保平問宋運輝碼頭方案怎麼看,宋運輝如實回答老趙和老靳都不足以勝任碼頭負責人,勸馬保平向部里申請人才引進,但馬保平覺得不太妥當,覺得讓他們再完善一下方案。

被馬保平訓了一頓的老靳回到家有些奇怪,宋運輝不會真的以為鐲子就是個小禮物吧,隋科長說程開顏傻可宋運輝不傻,又覺得宋運輝是嫌棄禮物輕不肯辦事,隋科長決定去探探程開顏口風,看看宋運輝開個什麼價。袁湘來了三天沒見到宋運輝很不高興,挑撥說宋運輝官做大了,陳世美的毛病也學會了,暗指宋運輝在外面有了人,還以為程開顏藏起來的鐲子是什麼定情信物。程開顏連忙解釋這是別人給自己的,袁湘這才罷休,但還是勸程開顏把宋運輝看緊了。袁湘來找程開顏逛街,程開顏還有半小時才下班,她就在外面等著。程開顏一下班就介紹了隋科長和袁湘認識,三人打算一起去吃飯。

袁湘和程開顏、隋科長一起吃飯,袁湘提出說要在東海做生意,程千里不想被人管著了,所以他們兩口子要自己下海。韓則鋼猶豫著去了宋運輝辦公室,這幾年下來他們脾氣也算對得上,所以想提醒他一下。韓則鋼拿出了一份文件,是一份採購訂單,價格很不合理。宋運輝也是第一次見這份訂單,韓則鋼估計他也是被蒙在鼓裡的,說老趙和老靳都被批評一頓后老趙不但沒抱怨還事事小心,無意中發現了一筆採購訂單不合理,順著查過去發現這是老靳簽的字,而且合同上的金州公司法人就是宋運輝的丈母娘。宋運輝一下子急了,連忙讓劉玉海凍結碼頭款項追回兩天之內的款項,老靳和金髮公司的交易已經涉嫌違規,他會和馬保平商量處理的。

宋運輝把程開顏叫回家裡,讓她看一下這份合同,程開顏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袁湘搞的,程父程母應該也不知道。宋運輝問程開顏隋科長和袁湘是怎麼認識的,程開顏覺得他小題大做,宋運輝語重心長,這件事情非同小可,要是被紀委查出來他是要坐牢的!程開顏還是不以為然,宋運輝急了,隋科長之前就拉攏過他們,只要她咬死之前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才把訂單給程千里,他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程開顏索性拿出鐲子說她沒退,她不想和宋運輝吵架才不想告訴他的。宋運輝無語,老靳和隋科長送這個鐲子過來就是想試探他的底線,程開顏把鐲子退回去他們就知道了自己的底線也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了。程開顏完全沒放在心上,還埋怨宋運輝不看重自己家人,當初程父幫他的時候他怎麼沒這麼說呢!宋運輝耐心逐漸削薄,氣急反駁,你真的以為我是靠你們家才走到今天嗎!程開顏被宋運輝的態度氣哭了,說什麼官越大良心越小,又哭哭啼啼說自己為了他來到東海,好不容易交個朋友宋運輝卻說她是為了討好他的,程父程母為了帶孩子累成什麼樣了宋運輝不是沒看見。程開顏的埋怨喋喋不休,宋運輝嘆了口氣,表示這件事和程家沒關係,有問題處分他就好了。轉頭,宋運輝拿著手鐲和合同去找馬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