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程父生病求宋運輝 宋運輝拒絕調程千里去東海


程父之所以推掉的原因是因為不滿意碼頭油儲的位置,程千里聽說后更是直罵宋運輝,程父說宋運輝那邊他會想辦法,他親口答應程千里兩口子把他們調到東海採購科,只是事情鬧到這步田地還能辦嗎。碼頭出了事情,老靳來找宋運輝,說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連夜寫了份報告希望他看一下,宋運輝問他寫報告的事情馬保平知不知道,老靳回答知道,他就是從馬保平那裡過來的。宋運輝剛打算看,劉玉海就來了,說馬保平想推老靳做碼頭負責人,不過他對老趙也很看好,宋運輝表示自己對他們都不太了解,保持中立,二人達成共識實事求是看方案選人。劉玉海算了一下二期設備預算,大概兩千多萬美元,宋運輝聽到這個數字有些驚訝。

裴老師聽說這次先進名單有程開顏跑來陰陽怪氣,隋科長卻表示名額是她給的,程開顏工作認真,也值得這個名額。裴老師這才作罷,但心裡還是很不服氣。下班后程開顏來找隋科長道謝,說要請她吃飯,隋科長考慮到家人讓她叫上愛人吃飯,程開顏說他九點半以後才能下班,所以二人一起去下館子了。吃完飯回到家,程開顏急忙回家給程父家打了個電話,但是一直無人接聽,程開顏一著急給宋運輝打電話說程父和程千里都不接電話,宋運輝連忙給尋建祥打個電話,讓他去看一下。宋運輝回到家後接到了宋引的電話,宋引說自己生病了去了醫院,程父和程母一直都陪著她,今天她出院了。程母連忙接過電話說宋引已經好了,怕他們擔心沒告訴他們,但是程父因為照顧宋引病倒了,這會兒已經睡了。程開顏接完電話急得團團轉,想要回金州一趟,宋運輝決定跟她一起回去。

宋運輝和程開顏拿著營養品連夜回了金州,程父生病了,程開顏擔心的不得了。宋引還在睡覺,二人先看了一眼孩子,程母才告訴他們程父住院了,怕他們擔心沒告訴他們,二人又連忙去了醫院。宋運輝和程開顏趕到醫院,程千里在病房伺候著,見他們來了就訴苦說程父照顧宋引有多上心。程父咳嗽著叫他們趕緊回東海,畢竟工作要緊。程開顏見了更加擔心了,程父支開了他們兄妹,說有話和宋運輝說。

程父托孤醫院把程開顏和程千里交給了宋運輝,說程開顏從小被嬌養長大不懂那些爾虞我詐,程千里雖然不聰明但是脾氣倔認死理,宋運輝那邊採購設備過手的人難免起貪念,程千里在這個位置上就能給他看好家。宋運輝有些為難,程千里可以調來東海,但是採購這個位置實在太敏感了。程父又拿當年自己為了宋運輝被人戳脊樑骨的事情勸他,宋運輝無奈嘆氣,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程父一聽咳嗽的越厲害了,程千里和程開顏連忙闖進來,程千里當場和宋運輝吵了起來,給程父氣得夠嗆。醫生說程父有心衰跡象,需要靜養。程千里指著宋運輝說程家一路提拔他,程父還是因為照顧他女兒成了這樣,罵他不講良心,程開顏連忙把他趕出了病房。

程開顏撲進程父懷裡痛哭流涕,眼前這一幕父女情深的場面讓宋運輝有些難堪,程父更是直接張口求他,說只求他這一件事情了。宋運輝還是沒辦法做到,這個違背原則,程開顏冷漠的看了眼宋運輝,心裡有氣。回東海的路上,宋運輝疲憊的停了車休息,程開顏見他這麼疲憊連忙說不生他氣了。宋運輝說過段時候去給程父道歉,然後把宋引接回來。

回到東海后,宋運輝和程開顏依舊如往日一樣忙碌著,程父一直沒和他們聯繫。劉玉海去給宋運輝拿二期設備預算,說他等著給路司長彙報,預算只降低了三百萬,這是最低的價格了。劉玉海說韓則鋼一會兒要來找宋運輝,宋運輝知道是因為碼頭負責人的事情,老靳和老趙的方案他一個都不滿意,只能過幾天給他們答覆。下班后宋運輝回家接程開顏,二人約了和隋科長夫婦吃飯。程開顏又沒心眼地說,隋科長愛人就是東海化工廠的,不過她不知道是誰。宋運輝頓時有些擔心,程開顏毫無心眼,覺得這隻是兩家人吃一頓飯,畢竟隋科長很照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