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謝允阻撓比武無果 周翡巧計勝楊瑾


夜間,謝允忽聞得陣陣酒香四溢,惹得他輾轉難眠,打開門去,果然是周翡在作祟。謝允雖饞酒,卻是不甘就此妥協,奈何架不住周翡軟硬兼施的服軟求助。周翡想要知道斷雁十三刀的弱點,謝允便細心道來,言語中暗示她應戰並無半分好處,可惜周翡想要應戰的決心堅定,無論謝允怎麼阻止規勸也無濟於事。

斷雁十三刀並沒有南刀底蘊深厚,專心研究,可迅速大成,但常年以往卻是後勁不足,南刀則恰恰相反。楊瑾刀重招快,周翡也不如對方基本功深厚,唯有賭在招式無跡可尋,將對方快刀落於自己的無常,尚有幾分勝算。

正值亂事,百姓民不聊生,哪怕一張大餅已是極好的吃食,亂世出亂民,許多惡人土匪便趁機壓榨欺辱普通百姓。李晟帶著吳楚楚急於趕路,又遭追殺,雖有俠義之心,卻無相助之力,即便救得一時,也無法解決其根本。

李晟撒出一把銅錢,本是為了製造混亂,好趁機離開是非之地,卻不想唯有他二人對地上銅錢毫無興趣,反而引起土匪注意。小巷轉角,李晟二人遭遇土匪偷襲,為護吳楚楚安然無恙,他以血肉之軀硬生生擋下無數棍棒。

李晟丟出一袋銀錢解了圍,吳楚楚則帶著重傷的他來到郊外小溪旁,細心為對方擦拭。李晟不顧自身高燒,還惦記著吳楚楚餓肚子。無論是此前捨命相護,還是如今簡單的一張餅,這般情意,著實讓她感動。

接連數日,周翡一心研究如何贏過楊瑾的刀,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謝允仍不死讓周翡放棄的心,故意言語挑逗,惹得對方出手。周翡輕輕一掌打在謝允身上,反而自身牽動內傷,如此狀態,加之謝允再三勸阻,終於願意放棄應戰,但這放棄之中難免帶著三分置氣。

相比之下,楊瑾便沒有許多顧慮,也不懂比武之外的煩惱,他沒日沒夜的練功,擾得李妍睡不好覺。深更半夜,李妍突然嘴饞,楊瑾便會毫無怨言地滿足。這幾日,楊瑾對李妍的任性妄為沒有半分不耐煩,反而處處容讓,倒是難得。

楊瑾從徐舵主處得知,周翡重傷未愈,即便是贏了也勝之不武,巧在擎雲溝以醫術聞名,自然不缺各種珍貴藥物。三日期到,楊瑾特意帶著恢復內力的丹藥前來,以此為代價,邀請周翡一戰。

二人擂台比試,楊瑾雖武功遠勝周翡卻耐心不足,眼見對方一味退避躲閃,失了耐心,便失了方寸,楊瑾的快刀不過露出瞬間猶豫,便被周翡趁機一招制勝。楊瑾甘心認輸,二人倒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周翡一心記掛霓裳夫人為救自己,導致內力失了大半,時常咳血,如今得了恢復內力的丹藥,轉身便送予她手。霓裳夫人這才知曉,原來周翡願意比武,並非徒為虛名,一時感動難以言表。

周翡與楊瑾比試所用佩刀,乃霓裳夫人所借,還刀之時便也得知這一刀一劍的故事。當年,李徵、殷聞嵐與霓裳夫人初次相識便脾性相投,引為知己。刀名為山,劍名為雪,就是霓裳夫人為李徵與殷聞嵐二人特意打造,如今刀劍皆在,卻已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