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楊瑾設計挑戰南刀 周翡為南刀名譽應戰


楊瑾正在房中與李妍糾纏不休,無論對方怎麼解釋,他都不信眼前這個柔弱又有些任性的女子不是南刀傳人,直到行腳幫徐舵主出面澄清誤會。楊瑾花重金雇傭徐舵主尋找南刀傳人,眼下便是來告知結果,這才讓他相信南刀傳人另有其人。

若平白上門挑釁比武,怕是周翡不願意輕易就範,徐舵主因此心存顧慮,竟然向楊瑾提出以李妍為人質的辦法逼迫周翡答應比武。二人從李妍處哄騙一個隨身攜帶的手鐲,率著行腳幫門徒在樵雲居門口鬧事。

此刻,謝允正用自己親身血淚著作而成的話本贈予霓裳夫人,答謝對方救命之恩。三人閑話,霓裳夫人愈發覺得周翡性情與李徵毫無二致,正心中感慨之際,忽聽靈雨前回報楊瑾于門口鬧事。

三人率一干羽衣班門徒與行腳幫眾人對峙,徐舵主已過不惑之年,對江湖中事也甚為了解,自然不敢得罪羽衣班。他為人圓滑,三言兩語便單方面定下三日後比武之約,仿佛周翡若不答應便成了不守誠信的小人。

相比之下,楊瑾少年氣盛,行事直來直往,根本不管不顧所謂情面、圓滑,只一心想要讓周翡應下比武,難免出言不遜。偏偏周翡對虛名本就不在意,對方又小人行徑,為達目的囚禁李妍,更不屑與對方比武。

霓裳夫人已消磨了耐心,下令送客。徐舵主眼見雙方再糾纏不休,怕會徹底得罪羽衣班,何況李妍還被強行關外房中,若久久不回,再得罪了四十八寨,後果可想而知。徐舵主想通利害,連忙拉著不肯罷休的楊瑾離開。

周翡與謝允則一路跟隨楊瑾二人來到他們的落腳處,當他們翻牆查看李妍被關於何處時,正看見楊瑾二人被李妍欺負的委屈模樣,頓感救人的行為有些多餘。

李妍的安危雖不必擔憂,但既已到此,謝允還是單獨支開楊瑾二人,好讓周翡將李妍救出去。奈何貪玩的李妍根本不願離開,巴不得和傻乎乎的楊瑾多相處幾日,也私下為周翡應下三日之約,盼著她能趁機好好教訓楊瑾,一展南刀之威。

說起擎雲溝,其實是個研究藥理的門派,卻不知為何出了楊瑾這樣天資卓越的武痴。楊瑾對藥理一竅不通,能成為擎雲溝掌門全靠武力,他也曾依靠手中的斷雁十三刀挑贏了不少門派,實力不容小覷。

一路回到樵雲居,周翡終是動了應戰的念頭,她雖無心虛名,但在外界看來,周翡代表的是南刀。如若是周翡個人名譽,她或可滿不在乎,但事關南刀的榮譽,她卻不能退縮逃避。

謝允成長波折,不論為了任何名譽,在他看來都是好勇鬥狠,何況眼下周翡傷勢未愈,應戰在他看來就是匹夫之勇。周翡想要應戰的心思,惹怒了謝允,也是他第一次和周翡置氣,即便對方好酒好菜的道歉也毫無用處。

同一天,李晟帶著吳楚楚和屬於四十八寨的暗樁聯繫,本是為了儘快將山下消息通知李瑾容。吳楚楚本就經歷過一次四十八寨暗樁叛變,加之她為人機警聰慧,一眼看穿暗樁聯繫人可疑之處,這才得以逃脫對方的暗算。

二人無處棲身,只得在茫茫夜色中,以天為被,倒也沉醉於美麗的星空中。李晟與吳楚楚孤男寡女,又獨自相處許久,互相欣賞對方的聰慧和俠義,四目相對,總有些少男少女之間的羞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