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程開顏讓宋運輝幫程千里 程父為程千里謀前程


程開顏開始學著做菜,打理著家裡。安裝好電話后,程開顏給宋運輝打電話讓他早點回家。宋運輝還在加班,程開顏來廠里找他,同事說沒有會要開,不過宋運輝經常去一廠視察,所以順路帶她去了。然而程開顏還是沒找到宋運輝,方平說宋運輝不在這兒,所以編了個幌子說他去市裡開會去了。晚上程開顏回家,宋運輝一臉擔心地問她去哪兒了,程開顏一臉委屈說自己去給他送飯結果他不在。宋運輝拿出了一件指甲油,這個東西只有在市裡才賣,所以宋運輝騙她開會給她驚喜了,沒想到讓她難過了。程開顏一邊說喜歡一邊委屈的哭了起來,因為以後她都用不著了,她把指甲都剪了,因為做家務留指甲很累贅,她想每天給宋運輝做好飯等他回來吃。

次日一早宋運輝給程開顏做了早餐,今天程開顏第一天上班。吃早餐時程開顏感嘆要是宋引在就好了,借機提出讓程千里來東海,一家人在一起才開心。宋運輝問她程千里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麻煩,他們是一家人,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和自己說。閔廠長和宋運輝說過程千里的事情,程開顏說新車間那個領導總是為難程千里,宋運輝說工作中同事之間產生矛盾再正常不過了。程開顏卻還是想把程千里調過來,宋運輝卻知道東海工作比金州累的多,生活也不如金州安逸,調過來程千里那個性格怕是做不了。程開顏又沒心眼地說是程父想讓程千里來東海的,宋運輝心裡又有些不舒服。程開顏沒吃兩口就飽了,氣鼓鼓地要去上班,宋運輝只好退了一步,說程千里要過來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人事調動不是件小事,他得想個合適的崗位,程開顏立刻高興了。

宋運輝送程開顏上了公交車,二人各自去上班了。韓則鋼聽說昨天程開顏來查崗沒找到宋運輝就來找他,現在盯著宋運輝的人多著呢,這點事兒早就傳遍了。碼頭分管領導要確定人選,韓則鋼聽說宋運輝想推薦小丁,但碼頭歸他管,他不想用不熟悉的人管。宋運輝推脫人選是黨委的事情,前段時間特殊情況他才不得不一人管,他也只有黨委一票的權利而已。

下班點一到程開顏就收拾東西準備下班,裴老師卻叫她明天把兩千字德育評比通知給她,給她的材料里有現成的例子,而程開顏上班摸了一天魚壓根沒看。隋科長來問程開顏,程開顏一臉為難,她沒在機關工作過毫無經驗,隋科長耐心的坐下來替她解答,程開顏卻急著回家給宋運輝做飯,隋科長說他們同路,索性在車上說了。隋科長看起來很喜歡程開顏,說如果她以後遇見問題儘管來找她,二人還約好明天一起走。隋科長愛人在港務局工作,也在港務局下車了。

程開顏剛回到家就接到了程母的電話,然後不斷的和她倒苦水,程母讓宋運輝給她們局長打個招呼,程父連忙過來阻止,宋運輝要是管了程開顏在他面前就抬不起頭了。程開顏說宋運輝可以把程千里調來東海,程父卻急眼了,說宋運輝這麼說就是不答應,他遲遲不開口就是想找個合適的機會,程開顏這麼一鬧他還怎麼開口,程開顏急眼了。

宋運輝還沒下班,得知碼頭出事了,兩方起了衝突,宋運輝讓人去通知馬保平讓他給指示,可小丁覺得是老靳在後面使壞。宋運輝明白小丁的意思,打算把小丁調回生產部門,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要摻和其他事情。宋運輝下班回家,程開顏累得在桌上睡著了,醒來還忙著寫通知。宋運輝做了兩碗面,程開顏又問起了程千里的事情。吃完飯後宋運輝就給程家打了電話,說能把程千里調去碼頭做輕鬆的工作,程父卻說程千里暫時不用調,程開顏納悶了,更摸不透程父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