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程開顏搬來東海 水書記敲打宋運輝


東海項目建成儀式,會議上路司長特地表揚了宋運輝,不過東海年產量只有二十萬噸,離目標還差得很遠,宋運輝表示年底會把產量搞上去,二期也必須提上日程。部里重新安排了東海項目的領導,讓宋運輝擔任常務副廠長,眾人臉色一時有些奇怪。程父和水書記也被請了過來,高祥榮招待了二人。

程開顏已經在準備搬家了,水書記卻打算回去了,招待所住滿了各路領導,他去不合適。馬保平來找周司長,表示會團結一致把東海項目做好,周司長問他對於宋運輝的分工問題怎麼看,馬保平回答很官方,說會盡全力保證東海發展。

水書記要走,宋運輝很擔心,水書記說他不該請自己和程父來,他們都退休了,在在職領導里會讓人不舒服。今天的一切都是宋運輝操辦的,雖然值得驕傲,但水書記希望他要注意團結同志,今天這個場合把風頭集合在他身上更不合適。宋運輝雖然沒有這個意思,但還是把水書記的話聽了進去。宋運輝成了第一副廠長,卻還擠在一間破辦公室里,路司長很欣賞,他今晚就要回北京了,還說自己的工作可能有些調整,他最近綜合對比了一下全國化工企業,東海排名在二十名以後,雖然東海是新企業,但路司長還是想把產量增加,讓宋運輝在今年內完成任務,宋運輝心裡沒底。路司長卻說只有提高產量才能吸取經驗,宋運輝只能答應儘力。

宋運輝送走了路司長,馬保平見狀若有所思,他在北京看宋運輝不順眼,現在反而器重他,不過他看重宋運輝就是支持東海。計委路主任還有兩年就要退了,馬保平告訴高祥榮這兩年對他們很重要,領導給的四字方針是安穩度過,高祥榮連忙表示會安穩干好這兩年。宋運輝送水書記去車站時把路司長的話跟他說了,水書記說路司長雖然升職了,但他父親卻要退了,這座大山壓下來宋運輝要喘不過氣了。水書記希望宋運輝記住他畢竟是個副職,班子不和工廠搞不好,要多交朋友避免敵人,今天他大出風頭容易遭人記恨,接下來的任務也有些困難。

程父和程母、程開顏一家搬到了東海,程父要程開顏自己做菜,過幾天他們就要走了,所以讓程開顏好好學做菜,像程母那樣家裡外面照顧的處處都好。程母覺得宋運輝對程開顏很好,程父卻說以前好不代表以後好。程開顏把醬油打碎了,程母和程父去買,讓程開顏先收拾收拾。程母想讓程父借機跟宋運輝說程千里的事情,程父卻說這次不能提,宋運輝辦事要講時機,這次不合適。宋運輝現在和水書記鼎盛時差不多,本來程父要和部領導一起吃飯,可水書記一走宋運輝就把他位置撤了,因為水書記敲打了他,程父覺得他們一家人還抵不過宋運輝的面子,對他心有不滿。

程開顏在家做菜弄傷了指甲,一個人在空蕩盪的屋子裡發愣,宋運輝一回來就跟他撒嬌,兩個人抱著一碗湯玩鬧。程父和程母回來后,程父又因為今天的事情和宋運輝說了幾句,嘴上說只要他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心裡卻打著小算盤。程父和程母打算明天就走了,宋運輝想把宋引接過來,但這裡沒有幼兒園又比較偏僻,程父和程母覺得不如等市區家屬樓建好再把她接過來。宋運輝問起了程千里的工作,聽說他工作不太順心,表示有事情可以幫忙,程父卻不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