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成楠和陸可因為買房爭吵 思怡覺得他們不是一路人


成楠和陸可過起了幸福的小日子,他們一起做飯,成楠讓她品嘗他做的菜,她覺得有點甜,成楠吻了下她的唇說確實有點甜,陸可不禁甜蜜地笑了。老黃在公司看到成楠埋頭算賬,一問才知他看中了一套房雖然有點偏但格局好,老黃看了眼位置說這哪叫偏都出上海了,成楠覺得老黃說的有點誇張,而且他的存款就這麼多,付了首付還得還貸款。老黃幫他出主意讓陸可家也掏點錢,成楠不願那麼做。

回到家成楠讓陸可看手機上他選中的那套房,陸可看后覺得不僅離公司遠環境也差點,但成楠覺得價格便宜,陸可認為他們結婚沒必要非要買房,租房子也可以結婚。成楠知道陸可不在乎這些但是他在乎,一套房子給不了媳婦那他成什麼了,陸可讓他不要勉強。

姚遠和沈思怡約會來遲了,他向思怡道歉並問她吃什麼,思怡合上電腦說來不及了,社裡臨時有事她要趕緊回去,姚遠請她明天吃頓大的,思怡說周末吧但姚遠周末卻有事,姚遠不禁苦笑他們都在上海卻鬧得跟異地戀似的。思怡覺得他們就是異地戀,兩個人相距比較遠加上堵車一來一回都差不多兩個小時了,姚遠提議他們就當做異地戀有空見面沒空視頻,這樣彼此都沒負擔,思怡聽了覺得好玩。

這天陸可、成楠和她的爸媽視頻,媽媽嫌成楠看中的房子太小太偏,就把她看中的房子發給他們,陸可看后覺得太貴了,媽媽讓成楠不要擔心首付款一家一半。看成楠不開心,陸可就匆匆結束了視頻。成楠問陸可是不是提前和她爸媽說了首付的事,說他一個人拿首付困難,陸可說她媽也是想幫他們提高一下生活條件,而成楠連自己爸媽的錢都不用更不會用她爸媽的,他只買得起南邊普通的老房子,聽陸可又說起那套房子的缺點,他覺得她嫌棄他條件差,陸可覺得自己只是就事論事沒那麼想過。

隨後陸可去店里試穿婚紗,陪她去的思怡不禁吐槽成楠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來,陸可讓思怡幫她拍照,思怡就穿上男士西裝讓店員幫他們拍照,兩人擺出各種造型拍得很開心。回去的路上,思怡邊開車邊吐槽婚禮的事都是陸可在操心,看陸可維護成楠就讓她少遷就他。聽陸可說了房子的事,思怡覺得成楠死要面子,她認為陸可和成楠根本不是一路人,陸可承認自己和成楠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但他也沒大毛病嚴重到兩人必須分手。

關玥無意中得罪了顧客,搞爺覺得她不適合這個工作就讓她走了。關玥沮喪地回到家,爸媽正在家開派對,她回到房間看到自己的作品也沒入圍不禁更失落了。思怡和姚遠視頻,他問她吃飯了嗎,這話提醒了思怡,她打開冰箱拿出披薩正準備加熱,忽然聽到有人按門鈴,原來姚遠提前為她點了外賣,兩人邊吃邊視頻聊天覺得異地戀也挺美。

陸可在家試穿成楠媽媽寄來的旗袍,她告訴成楠她想通了房子的事聽他的,無論房子在哪兒只要他們在一起就行,成楠也向她道歉那天他的話說重了,隨後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這天他們要去拍婚紗照,陸可就讓成楠先去她採訪完就過去。隨後她帶著旗袍和鞋來到雜誌社,怕旗袍被壓壞她還掛在衣架上,沒想到採訪完回來旗袍不見了,她很著急地告訴思怡她還等著穿旗袍去拍婚紗照呢,這時一個女孩拿著旗袍匆匆跑來,陸可一看衣服上破了個大洞,那女孩說服裝助理以為是給模特穿的,結果不小心給弄壞了。陸可拿著衣服匆忙跑到拍婚紗照的地方,等急的成楠讓她趕緊換衣服,得知旗袍壞了他忍不住發脾氣,說這件旗袍她不喜歡可以不穿,他條件就這樣她要瞧不上他沒人逼她,陸可讓他不要這麼敏感,成楠說她當主編了眼光高了,嫌這不好嫌那不好,到底是他敏感還是她變了,說完他就生氣地走了。

晚上姚遠給思怡打電話她沒接,只回他短信說在忙。失落的他去了酒吧,老闆笑他被放鴿子了吧,他點點頭,搞爺說裡面有人等他,他往裡一看思怡正笑盈盈地坐在那兒等他,姚遠不禁愁雲盡掃露出開心笑容。他問她不是在忙嗎,思怡說忙著等他。關玥在樓頂喝酒散心,等回去時卻發現門鎖了,而她的手機也沒電了,她不禁在上面大喊救命。樓下的葉舟看到后就趕緊跑上樓,他一看原來是關玥不禁好奇她為何要跳樓,聽完她的講述后不禁覺得好笑,他轉身下樓找人來幫忙。

姚遠帶思怡離開酒吧,經過一個地下通道時看到有人彈吉他,思怡就停下腳步。姚遠問她餓嗎,她說想吃漢堡,姚遠就和歌手交談了幾句,那人就把吉他給了他。於是姚遠就邊彈邊唱,路過的人看到他身後牆上寫著他靠才華請她買漢堡,只需38元,不禁紛紛駐足在把錢投進他面前的琴盒裡,思怡不住地說向觀眾道謝,隨後她站在他面前把手裡的錢也放在琴盒裡,姚遠靠近她更動情地唱著。關玥從樓頂下來後葉舟鼓勵她振作起來,隨後兩人去看日出,她大聲喊著她是不會被打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