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馮森和熊紹鋒激烈爭執 萬彩媚向李長盛說明真相


酒足飯飽以後,童小娟帶著女兒小米和工人們送馮森和羅欣然離開,羅欣然拿著48只小豬佩奇的摺紙,當場錄下童小娟母女和十幾個工人們對米振東的生日祝福,工人們不但唱了生日歌,還一致表示會一直等米振東回來。

回去的路上,馮森不禁對米振東強大的氣場讚嘆,沒想到童小娟和那些工人對米振東的頂禮膜拜,他向羅欣然說起那本書,也從中知道妻子鄭瑋麗是怎麼死的,書里有一個章節講述了七個人做了不同的事,貌似毫無關聯,最後的目的就是殺一個人,羅欣然勸他查明真相,馮森決定放棄,因為時間太長了,單憑這些根本無從考證,他慶幸的是終於查到了妻子被害的真相。

鄧耀先在宿舍等羅欣然,他把書架頂上的卷宗翻了一遍,羅欣然突然回來,他嚇得趕忙跳下來,假裝剛從床上爬起來,羅欣然一進門就發現卷宗被翻過,她不動聲色指使鄧耀先去熊紹鋒辦公室拿茶葉,趁機在鄧耀先的手機上裝了跟蹤軟件。

羅欣然和王鵬都懷疑沈廣軍的胳膊先骨折,然後他再找鄭銳挑釁,造成鄭銳把他打骨折的假象,他們倆仔細翻看了沈廣軍被打的視頻,發現他來回進入車間兩次,最後一次出來的時候胳膊就不對勁。羅欣然趕忙帶王鵬去找沈廣軍確認此事,沈廣軍百般辯解,還故意從床上摔下來,導致骨折的地方再次裂開。醫生給他做了檢查,要求必須馬上手術,幹警向陳詠彙報,在經過層層核實,嚴密防守的情況下把沈廣軍送到醫院做手術。

馮森去檔案室查沈廣軍的卷宗,熊紹鋒也來查卷宗,兩個人不期而遇,馮森表露出對熊紹鋒的工作很不屑的態度,這下可激怒了熊紹鋒,他明確表明自己不單單是一個網紅檢察官,也有責任心和執行力,反而埋怨馮森處處給他設絆子,不但阻止他調查沈廣軍的案子,就連黃四海的事也不讓他插手,馮森不禁冷笑,熊紹鋒負氣而走。

馮森拿著卷宗下樓,熊紹鋒越想越窩火,回來找他理論,讓他下次請示以後再去檔案室找卷宗,馮森拿出胡雪娥提供的超市購物小票,熊紹鋒不以為然,認定沈廣軍買了兇器以後超速趕往案發現場,兩個人一言不合就吵得不可開交,最後不歡而散,冼尤文躲在一邊聽得清清楚楚,他趕忙出來勸慰熊紹鋒,熊紹鋒想向他大吐苦水,冼尤文借口不想惹火上身拒絕聽他的講述,熊紹鋒叫苦不迭。

柴明楚看完馮森提出的建議,忍不住向陳詠大發牢騷,覺得馮森處處和他們過不去,陳詠狠狠教訓了他一頓,讓他認真學習馮森提交的這些中肯的建議,好好整頓一下監獄出現的歪風邪氣,柴明楚被數落得啞口無言。

羅欣然一邊吃飯一邊用手機監控著鄧耀先的一舉一動,馮森發現這個秘密,就勸羅欣然不要管得太嚴,以免適得其反。萬彩媚主動來派出所找李長盛說明情況,口口聲聲稱她是被人利用了,證實張一葦沒有強姦她,他們倆是戀愛關係,而且那些視頻是偽造的,李長盛趕忙把鄭雙雪叫來,鄭雙雪聽完她的敘述,不禁為張一葦打抱不平,她賭氣把萬彩媚支出去,要和李長盛說幾句話。

鄭雙雪首先訓斥了李長盛一頓,埋怨他是非不分,讓張一葦一次一次蒙受不白之冤,還連累了張友成,緊接著鄭雙雪拜託李長盛為張一葦洗脫嫌疑,李長盛突然發現萬彩媚留在辦公室的手機,手機正在錄音,鄭雙雪頓時傻眼了,她終於明白了萬彩媚來的目的,就是想把她和李長盛說的話錄音,然後隨意剪輯成她利用職權為張一葦脫罪的證據,鄭雙雪越說越激動,因為急火攻心當場暈倒,李長盛趕忙叫來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萬彩媚在樓下看到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