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周翡轉危為安 事跡傳遍江湖


沈天庶此番特意趕在霓裳夫人耗損內力時趁虛而入,便是欲以羽衣班各弟子性命相威脅,問出有關海天一色的消息。霓裳夫人內力大損,如今弟子性命又被攥在他人手中,唯有將海天一色事關寶藏的秘密道出,至於其他便再不知情。

霓裳夫人不在乎自身,也不會不在乎門人生死,沈天庶相信對方不會用門人性命做賭注,加之周以棠離衡陽城不遠,若是魚死網破,於他而言並無好處。權衡之後,沈天庶當即放羽衣班眾人性命,堂而皇之地離開。

地煞之危暫時告一段落,謝允誠心向霓裳夫人道謝。謝允以千歲憂之態與霓裳夫人相識,如今本相示人,霓裳夫人也認得出他千歲憂的身份,但至於謝允本人背景如何卻絲毫不知,經歷此事,她忽然對眼前這個少年產生興趣。

四十八寨暗樁叛變一事傳入李瑾容耳中,暗樁叛變實為大事,加之李晟等人下山後音訊全無,不可不重視。李瑾容將寨中防務交給鄧甄后,便親自率人下山,尋找周以棠商量對策。

此時,李晟正帶著吳楚楚一路趕往四十八寨,值夜幕降臨,隨處尋找客棧歇息。李晟關心吳楚楚一夜未食,親自送來點心,再見他手腕傷重,吳楚楚不免心中愧疚。二人四目相對,氣氛忽然有些微妙,李晟如逃跑般借口離開。

周翡得霓裳夫人相救,尚未完全恢復,但已行動如常,二人在客棧用飯,談論起江湖武學。如木小喬和沈天庶一流,便是江湖中頂尖高手,如李徵與殷聞嵐這般開宗立派便是難得一見的宗師。

周翡出山後,經歷皆是與高手糾纏,因此在武學上一直自愧不如,如今樂得清閑,卻聽聞坊間其實早將她傳得神之又神。周翡武學尚算二流,但在江湖之中,已算翹楚,奈何她自身追求頗高,難免妄自菲薄。

一夜過去,周翡噩夢連連,夢見地煞追殺倒是小事,但夢見被李瑾容鞭打卻是讓她異常苦惱。周翡時時擔心,若讓李瑾容得知她在山下所作所為,定會因自己失了娘親臉面而真的被責罰。

江湖傳言難免誇大其詞,周翡憑一己之力克地煞,于衡山腳下截殺鄭羅生的事跡傳遍衡陽城。李妍自跟隨馬吉利下山後,與眾人一同來到衡陽城,一時貪玩,流連於熱鬧街市,巧在茶社之中聽聞說書人散播李徵不實言論,氣急之下,當眾承認自己是李徵後人。

對周翡傳聞入耳之人,尚有擎雲溝之主楊瑾,同樣年紀相仿,南刀傳人身為女子亦可闖出名聲,心中不免想要與之切磋一二。縱然李妍改口撇清與李徵關係,但楊瑾卻是將她的話放在心上,並一路尾隨。

楊瑾將李妍堵在無人小巷,勢要與之切磋,可見對方步法刀法,皆不像南刀一脈。楊瑾雖有疑惑,但心念李妍是李徵後人,竟認了死理,人為對方就是南刀傳人,立刻拔刀切磋,誰知李妍看似不懼楊瑾,卻是一招便暈在對方刀下。

這般結局是楊瑾不曾預料,只好將人帶回自己住處,又在李妍醒后解釋一通,那模樣倒也不失少年該有的天真和單純。楊瑾看起來不太聰明卻又執著,定要等李妍修養幾日後,再與之切磋,二人因此發生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