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謝允千辛萬苦尋找羽衣班 霓裳夫人不顧代價救周翡


林中確有許多獵戶設下的陷阱,谷天顯是為趕路,自是不徒增事端更好,便也不疑有他,這才得以讓李晟三言兩語打發離去。地煞剛走,聞煜便匆匆趕來,三人互道身份后,決意由李晟帶吳楚楚回四十八寨,而聞煜需即刻將地煞前往衡陽城的消息帶給周以棠。

此時,謝允也已帶著重傷的周翡到達衡陽城某客棧內暫時歇腳,就此拜託小二代為打探一些關於羽衣班的消息,卻不想因此被同樣到達客棧的沈天庶得知。

這幾天,地煞連續殺害羽衣班數個暗樁,奪走每個暗樁人員的羽翎牌,奈何羽衣班暗樁皆以自殺保守秘密,讓沈天庶難以再尋線索,正當他不知該如何找到羽衣班時,謝允便成了他黃雀在後的利用對象。

尚不知自己已被沈天庶盯上行蹤的謝允,裝扮成一副老者模樣,用千歲憂的身份來到春升胭脂鋪尋找王掌柜。此時的羽衣班正處於緊張之態,王掌柜聽聞對方是為尋羽衣班下落立刻神情慌張的將謝允推出門外。待謝允離開不久,再次折回春升胭脂鋪時,王掌柜竟已氣絕。

羽衣班近來多事,春升胭脂鋪本該由凌波看守,卻不想她竟在看守期間睡著,導致王掌柜命喪黃泉。當凌波跟隨靈雨一同進入胭脂鋪查看,為自己的玩忽職守而愧疚時,才發現被人困住手腳丟在角落的謝允。

靈雨本欲帶著受害人前去樵雲居面見霓裳夫人,不過幾步路的功夫,心思機警的她突然發現不妥,幾句話便戳穿謝允是為送話本而遭此無妄之災的謊言。謝允本就是為了將自己偽裝成受害者,由羽衣班親自送他找到霓裳夫人,眼下被人拆穿,索性將實情道出。

周翡病于內息混亂,唯有霓裳夫人的浮波手才可相救,奈何此刻正是羽衣班處於存亡攸關之際,靈雨更不可能冒險救人,卻將羽衣班落入危險境地。凌波隨手撒出迷藥,意在阻止謝允跟隨,可惜謝允身中劇毒,以毒攻毒之下,這種迷藥對謝允根本毫無作用。

謝允一路跟隨,得知樵雲居具體所在之後,連忙帶著再次昏迷的周翡前來求救。此刻正是羽衣班演出之時,靈雨無法任由謝允在門外喊叫,只得暫時將人領到演出台邊。

演出尚未結束,周翡無力垂下的手,讓謝允無法再耐心等候,當即打斷了羽衣班的演出。可即便如此,霓裳夫人出手相救需付出極大代價,就算謝允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也不足以打動霓裳夫人。直到謝允道出周翡乃南刀傳人,一直波瀾不驚的霓裳夫人才一改冷漠,甚至看向周翡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慈愛。

多年前,霓裳夫人曾受李徵相救,眼下得知南刀有了傳人,她必不會見死不救,可若出手相救需耗費大半內力,若再遇地煞攻之,霓裳夫人或將就此喪命。故而,靈雨偷偷找到二人,跪地相求,也的確讓周翡生出放棄治療的念頭。

靈雨為表愧疚,將羽衣班許多靈藥相送,周翡卻因不願為難他人,趁著謝允取葯期間偷偷離開,幸虧謝允尋找及時,才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面對再次昏迷不醒的周翡,霓裳夫人抱著必死的心出手相救,這對她來說,是報恩,也是一種傳承。

霓裳夫人剛為周翡治療告一段落,門外就響起沈天庶的聲音,他正是暗中跟隨謝允而來。此刻,霓裳夫人已內力不繼,就算她裝作若無其事,怕也瞞不過沈天庶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