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宋運輝去往北京 宋運輝得知雷東寶再婚


馬保平說接到電話,讓去一個人到北京當面向領導彙報方案細節,宋運輝提出和韓則鋼一起去,但馬保平的意思是去一個人就夠了,宋運輝無奈提出讓自己去,又問馬保平是誰想見他,馬保平回答路司長。事後韓則鋼來感謝宋運輝,本來這一趟也該他一起去趟北京,宋運輝知道他是老實人,他是第四副廠長,下方碼頭處境已經夠難了,再往前沖一衝也沒關係。韓則鋼想了想還是勸了宋運輝一句,他才三十多歲,就算東海能起死回生領導也不可能把他轉正。韓則鋼問宋運輝打算怎麼和路司長談,宋運輝自然是該怎麼談就怎麼談。

雷東寶給宋運輝打了個電話,說了幾句銅廠的事情,然後支支吾吾的說了自己再婚的消息,對象是韋春紅。宋運輝違心恭喜,心裡卻難免又怨言,畢竟當初口口聲聲說不會再娶的人是雷東寶,信誓旦旦保證和韋春紅沒關係的人也是雷東寶。宋運輝不肯讓雷東寶帶著韋春紅去家裡,他接受雷東寶作為親戚已經是底線了,他的妻子可以換,但他的姐姐只有一個。宋運輝和雷東寶大吵一架,不歡而散。

宋運輝到北京后就去見了路司長和周司長,周司長很讚賞他們的效率,周司長覺得一號方案好,路司長傾向於二號方案,宋運輝也幫著路司長說話,周司長聽他們兩個都這麼說,一拍板定了二號方案。路司長和宋運輝來吃飯,宋運輝沒想到他會在這種小館子里吃飯,也很感謝他為東海說話,坦白說他以為路司長會叫他們完善一下。路司長說自己也很想讓東海活下去,叫宋運輝以後有事找他。宋運輝還是不明白路司長是個懂技術的人,為什麼還會選擇日本設備。路司長回答,日本設備的種種成本都會很低,這些宋運輝都沒有想到,處在不同角度上看問題的角度就不一樣。路司長也不在乎宋運輝在哪個崗位,他更在乎東海項目能不能好好發展。

從北京離開后宋運輝回了趟家,宋父和宋母、程開顏等人圍在他身邊聽他的項目,宋運輝說東海宿舍過完年就要動工了,到時候把程開顏和宋引都接過去。宋運輝回來還想和父母說雷東寶再婚的事情,但是怕他們會生氣,希望程開顏幫他安慰爸媽,別讓他們太生氣。晚上,宋父和宋母說過完年想回老家看看,說是和雷東寶聚一下,宋運輝和程開顏聞言有些尷尬,只能把雷東寶結婚的事情告訴二老。宋母愣了一下,強顏歡笑說這是好事,宋父心碎道,宋運萍到底只是他們家的。宋父對雷東寶怨氣很大,不想再認雷東寶了,畢竟他的女兒已經被人忘了。宋母和宋父商量好了,叫雷東寶以後別來家裡了,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應該來往太多了。

楊巡迴家了,一大家子人早早地就來迎接,楊巡給楊母帶了些錢還有營養品,說是借了大家那麼多錢總要先還一些,他的生意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尋建祥發現被交租的商戶都搬走了,市場一大半都空了,尋建祥頓時急了,這下楊巡迴來可怎麼交代。老賀說人是他帶走的,要回來要降租金,打三折。尋建祥站出來主持大局,市場有他和楊巡就倒不了,他們都不會走的。尋建祥讓人去盯著楊巡,要是他回來直接帶到自己面前。

雷東寶悄悄去了宋運輝家,宋父和宋母出門買菜了,程開顏和宋運輝發現了他放在門口的東西,宋運輝擔心宋父和宋母的心情,讓程開顏先拿去她爸媽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