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思怡和姚遠進展神速 陸可和成楠矛盾不斷


在雜誌社沈思怡看到陸可坐在電腦前發獃,就走過到她身後問她看什麼,陸可趕緊合上電腦說自己在寫稿。思怡記得她這期的選題是誕生記,是寫一個瑞典設計師的新傢具,就打趣她為何看男朋友生氣送什麼禮物好。陸可後悔自己不該聽她和張芒的,應該早一點告訴成楠就沒這麼多誤會,思怡覺得她和張芒也沒幹嘛,陸可卻說成楠不這麼想。思怡要跟他說清楚,陸可讓她就別摻和了,她說成楠三天沒和她說話了,思怡覺得他太小心眼了,他們倆根本不是一路人,勸她和成楠分手。

成楠下班回到家,看到陸可就問她今天怎麼沒加班,陸可說自己聽他的把工作帶回來做了。她買了他最喜歡吃的葡萄還做了蛋糕,撒嬌勸他別生氣了保證下不為例,成楠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禁笑了。

思怡參加老爸生日聚會,還帶去了他愛喝的金駿眉,老爸看到她的禮物很開心。聽說她一個人住嫌談戀愛麻煩就勸她有合適的早點談,不然到老了孤獨一人就知道痛苦了,思怡說用不著他教,她看他和媽媽當年那些事就都知道了。兩個人一言不合又互懟起來,弟弟葉舟勸她少說幾句,思怡起身就走了。

剛出門她接到姚遠的電話,他想請她吃飯,思怡笑他還真是百折不撓。她覺得吃飯沒勁就和他來到動物園,看她不開心他就問她怎麼了,她說她爸過生日她跟他吵了一架,她聽陸可說姚遠也是單親家庭,陸可告訴她他爸很早就去世了,他是媽媽一個人帶大的,思怡聽著就苦,姚遠卻說他媽挺樂觀的,他隨媽媽天生散漫且開心。

思怡說她媽媽軟弱,都離婚了還三番五次找她爸,後來媽媽嫁到美國了但聽說她還是不開心。因為她媽所以她不喜歡她爸,姚遠說他們總歸是父女總有一天會和解的。姚遠又帶她來到她買唱片機的店里,給她放她最喜歡的唱片,還和她一起開心起舞。

隨後老姚和朋友一起吃飯,朋友問他打算什麼時候撲人家,老姚說今晚,朋友不信就和他打賭3000元,正說著老姚收到思怡的短信讓他過去一趟。來到思怡家他檢查音響發現線燒壞了,就打算回頭再給她拿一根。思怡給他倒了杯紅酒,說是朋友從法國帶來的,老姚品了一口說這酒好喝還示範如何品酒,隨後思怡發現她拿錯了,這紅酒是她在樓下超市買的,說著她不禁笑起來,老姚說她不早說害他演半天。

老姚告訴她他和朋友打賭賭他今天肯定能遇到她,思怡笑道自己就值三千塊嗎,老姚急忙否認,思怡開玩笑讓他分她一半看自己都配合他。天晚了姚遠準備離開,兩人都有些戀戀不捨,姚遠走了幾步后又轉身回來,思怡倚在門旁笑靨如花地問他忘了什麼嗎,姚遠情不自禁低頭吻住了思怡的唇。

第二天陸可來到思怡的辦公室,看她在聽老姚的語音他問她昨晚睡的好嗎,他的手錶落她那兒了,陸可笑道她和老姚有情況啊,思怡說他昨天找她了,陸可驚訝他們的進展太神速了,思怡覺得這是正常節奏。之後陸可來到酒吧,金玥問她姚遠追到思怡沒有,陸可說他們倆昨天剛好了,金玥假裝不在意還說挺為他高興的。這時葉舟來了,陸可看到他很驚訝說好多年沒見他了,她向金玥介紹他是思怡的弟弟。金玥笑道他就是那個把她當殺人犯的警察,陸可說真是太巧了。葉舟急忙解釋是誤會要請她喝酒道歉,金玥說自己在上班就端著盤子招呼客人去了。

之後姚遠來到了酒吧,金玥問他和思怡在一起了嗎,他點點頭讓金玥加油,金玥說自己有人追,聽說追她的是小學同學姚遠不禁樂了,還說回頭見見。晚上金玥在酒吧喝酒,看葉舟來了就讓他陪她喝酒,隨後她喝多了他就送她回家。路上她問葉舟自己漂亮可愛嗎,聽葉舟說漂亮可愛,她不禁傷心地說為什麼他就不喜歡自己。葉舟問他是誰,她說就是那個大笨蛋,她那麼喜歡他他沒興趣,沈思怡不理他他卻倒追她,葉舟這才知道他姐又談戀愛了。

晚上成楠醉醺醺地回到家,陸可給他倒了一杯水,成楠說他去見了一個很重要的客戶,陸可勸他身體更重要,成楠看她不開心就說周末他組織一個燒烤局,陸可問他還喝酒嗎,他抱著她說不喝酒,以後應酬他也盡量不喝酒,別人問他就說回家陪媳婦。姚遠給思怡打電話約她晚上看電影,思怡說自己晚上有個紐約電話會,姚遠說等她吃夜宵,她卻說再約吧。姚遠覺得她語氣有些疏遠就問自己哪做錯了,思怡問他為何這麼問,姚遠說沒事就掛了電話。

周末陸可跟成楠參加燒烤局,她以為是朋友聚會沒想到是業務聚會,聚會上都是成楠的同事和老總,她獨自一人在燒烤架前為他們烤串不禁有些鬱悶,這時思怡給她發信息讓她出來浪一下,陸可就去找她和同事唱歌了。晚上她回到家,成楠不滿她不打聲招呼就走了,陸可說自己給他發信息了。兩人吵了幾句,陸可說他今晚應酬領導的樣子她不喜歡,成楠聽了生氣地說自己條件就這樣要想改變就得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