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陸可和張芒被關辦公室 成楠聽說吃醋不理陸可


陸可一早來到雜誌社,就看到張芒在給同事送護膚品等禮物,她覺得他挺會來事的,沈思怡認為做市場就得會來事。張芒看到陸可和思怡就提著袋子跑過來,神秘地說這是給她們倆的見面禮,還特意加了一句限量版的。思怡看陸可看不慣張芒,就說如果不想梁總關掉生活家,她就要好好和張芒配合。

隨後陸可召開選題會,第一個選題就被張芒給否定了,第二個選題他又在別人說話時不停咳嗽,陸可問他意見他直接表態不讚同。會後陸可看到張芒和大熊等人在說笑,她就走過去問大熊等人的工作做完了嗎,大家立即回座位忙工作,張芒勸她張弛有度,管得太緊就缺乏創造力,陸可說她的團隊她會管理,她提醒他市場文案弄完了嗎,張芒說下班前會給她。

隨後張芒看到陸可在吃泡麵就要請她吃日料,陸可眼睛一直盯著電腦說不用謝謝。張芒問她是不是對他有什麼不滿,聽她說沒有,他笑道那為何每次見他就像見到仇人能給他一個笑臉嗎,陸可說自己平時不太愛笑。她不喜歡公私不分的人,張芒知道她說的是他,意思是讓他以後來找她只能聊公事,他心情不爽轉身走了。

關玥發現自己喝多后的錄音不小心發給了姚遠,她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姚遠來到酒吧,她編個理由要走他的手機正準備刪除那條信息,卻被老姚搶過去他點開一聽是關玥說她喜歡他,姚遠聽了很驚訝,她對他來說就像是妹妹。關玥很難過自己確實不如思怡有女人味,難怪姚遠當她是男的,只能怪自己自作多情了,她不再理他氣呼呼地走開了。

張芒找陸可談工作,他說節奏是個大號粉絲有數百萬,如果可以跟他們一起聯動的話,他相信可以提高他們的粉絲量。不過要搞定節奏的老大響哥,他需要陸可的幫忙。他告訴她響哥想辦一個復古輪滑趴,他們可以去參加順便和他聊一下,說不定就有機會合作。聽陸可說她不會輪滑,他拿出一雙輪滑鞋讓她學。陸可找思怡吐槽張芒用的都是野路子,思怡卻很欣賞張芒的做法,她覺得不花公關費能談下合作何樂而不為,陸可無奈就跟著張芒學輪滑,但她不敢邁步只是抱著柱子,張芒無奈就自己到一邊滑著玩了,陸可咬咬牙終於鬆開柱子,沒想到站立不穩就摔了。

隨後思怡看到陸可手受傷了就她怎麼回事,陸可讓她問張芒,張芒笑嘻嘻地解釋他教她輪滑而已,陸可說他那是教嗎,把她推中間就不管了。張芒說她膽子太小反應慢他沒辦法教,陸可就說氣話自己和張芒沒法工作了,有他沒她讓思怡看著辦。思怡就讓其他人都下班后,她讓陸可和張芒跟她來到一個辦公室,要走兩人的手機說要變魔術,然後讓他們轉過身去,她悄悄鎖上門走了。兩人一看她鎖門都不禁著急拍門,還威脅要和她斷交思怡卻笑著走了。

陸可打開桌上的電腦準備給成楠發信息,說自己被困辦公室讓他來救她,張芒卻勸她不要發,他們孤男寡女在辦公室說不定會讓他誤會。於是陸可就說自己在辦公室加班回不去了。成楠收到信息就給她打電話,沒想到是思怡接的電話,她告訴他陸可在開會,沒說兩句她就把電話掛了。

兩人看出不去就只好等第二天早上保潔阿姨來開門,張芒在屋裡找到一包零食給陸可吃,還伸出手要跟她講和,陸可就和他握了下手。她問他響哥的事怎麼辦,張芒拜託她真的要學會輪滑,陸可就讓他耐心教自己。

第二天早上陸可才回家,發現成楠一直等她在沙發上睡著了就很內疚,她來到早餐店問思怡要手機,說自己從來沒騙過成楠,搞得她就像出軌了一樣,思怡笑著問她還和張芒吵架嗎,陸可覺得這個不是重點,接著她故意點了店里最貴的早餐打包然後讓思怡買單。

很快陸可學會了輪滑,當她和張芒一身潮裝腳踩輪滑來到響哥的聚會時,陸可發現只有他們倆穿著輪滑,她說張芒耍她,張芒笑道沒想到她真學會了輪滑,自己也算幫她解鎖了一項新技能。看到不遠處的響哥他就笑著打招呼,響哥穿著輪滑酷炫地來到他們面前。接著張芒和陸可和大家一起熱舞玩得很開心,聚會快結束時張芒向響哥正式介紹陸可,他們三個很聊得來。吃飯時張芒說他們倆配合不錯,以後要多多合作,陸可說她累死了,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夜不歸宿了,張芒調侃她這個禮拜他們已經第二次一起過夜了,陸可讓他別胡說,張芒表示自己對她不感興趣,陸可對他更沒興趣。

這天老姚馬上要演出了,陸可卻發現關玥躲在外面。鬱悶的關玥把手機錄音給她聽,陸可這才知道她向老姚表白了。關玥覺得以後見面挺尷尬的,陸可笑道都是多年的朋友了不會尷尬的,說著就把她拉回酒吧。老姚看到她就說自己寫了一首可愛的曲子要獻給他可愛的朋友,接著就撥動琴弦,關玥聽著動人的樂曲不禁流下開心的淚水。成楠無意中聽到陸可的同事說她和張芒被關辦公室兩人單獨待了一整晚,不禁氣惱不理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