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眾人合力屠殺鄭羅生 周翡內傷昏迷不醒


正在周翡對招已閉,青龍門人應聲闖入,剛要交手之際,謝允卻將他們所布置的陣法奧妙一一道破,更是直指其中破陣關鍵。眼見陣法失效,鄭羅生索性親自應戰,可剛欲動手,卻又忍不住好色本性,竟想將周翡收入後宮。

卻見周翡句句諷刺,直逼鄭羅生而去,與一天前,那般只會虛張聲勢而後逃之夭夭的模樣不可同日而語。鄭羅生當即明白,與周翡結下仇怨,定不能留其存活於世,否則日後定然再無與之力敵的可能。

二人纏鬥數招,周翡明明有幾次機會可傷鄭羅生,可刀鋒觸碰肉體卻無法深入,待他外衣破開,才見裡面有一件通體皎潔,泛著如月光般的衣服。謝允看出這便是殷聞嵐為其夫人定製的暮雲紗,其物入手極輕,穿在身上可刀槍不入。

有翡第16集劇照

殷聞嵐的寶物皆落入鄭羅生之手,殷家慘案的幕後黑手也就不言而喻。可鄭羅生既然得到殷家各種至寶,卻並沒有成為第二個山川劍,而謝允口中所指海天一色,更是讓鄭羅生臉色大變。

周翡沒有謝允的好耐心,再次與鄭羅生纏鬥在一起,可謝允心知鄭羅生不會出手殺他,處處為周翡擋刀。鄭羅生無計可施,便將目光落在手無縛雞之力的吳楚楚身上,幸得紀雲沉及時用搜魂針成功迫出以往功力,救吳楚楚于危機。

謝允自然知曉搜魂針乃何物,更知紀雲沉撐不了太久,便讓周翡解開殷沛穴道,兩方合力。殷沛本就對鄭羅生恨之入骨,當即便不顧性命安危,以自身為誘餌,將鄭羅生穿著的暮雲紗強行扯下,再由周翡一刀將之斃命。

危機已除,紀雲沉卻是強弩之末,只因搜魂針雖可起死回生,卻是三刻必死,沽名半生,想當年躊躇滿志,如今也將隨風而去。殷沛雖不舍養育之恩,終究放不下心中仇恨,但離開之前卻將暮雲紗送于吳楚楚,只因對方曾好意給他果子。

一人一刀一世界,終將落入黃土,周翡與謝允將紀雲沉就地入土為安,唯期待紀雲沉來世投胎還能一展抱負。活者珍惜當下,也盼望就此和他們分道揚鑣的殷沛,可以理解紀雲沉一番苦心,不負殷聞嵐英雄之名。

事剛了,三人于花田山間趕路,謝允一時回憶兒時被人當做棋子,從屍橫遍野的血泊之中撿回性命,將自身經歷當做故事戲說。不過片刻閑時,周翡忽然之間感覺體內氣息紊亂,她本不想連累謝允擔憂,卻終究抵不過枯榮手真氣亂竄,昏迷當場。

有翡第16集劇照

謝允背著周翡欲前往衡陽城求故人相救,途中巧遇聞煜,正好可將吳楚楚托付照看。一路背行,周翡迷糊之間將謝允當成周以棠,卻聽謝允也是毫不客氣應聲,喚周翡一聲「阿雲」,不知其中是否另有他意。

與此同時,深得沖霄子真傳的李晟也正打算返回四十八寨,巧遇地煞谷天顯途徑此地,欲往衡陽城而去,李晟因此改道,竟與吳楚楚相遇。原來,聞煜本是帶著吳楚楚經過此地,因途中設有獵戶陷阱,隻身前往探路,故而將她獨留此地。

地煞在后,緊隨而來,李晟為護吳楚楚,孤身跳入獵戶陷阱,引起谷天顯注意,並謊稱自己是當地獵戶,因獵戶眾多,陷阱也有上百個,從而引起谷天顯的警惕和顧慮。

有翡第16集劇照

谷天顯一行是為將消息傳達衡陽城,觀其神色與情急趕路的模樣,定是有何大陰謀,而沈天庶在得知李瑾容也將按耐不住,再次派遣數人下山,便也決意前往衡陽城會故人。一時之間,這些恩怨糾葛之人,便將在衡陽城再次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