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常胖子假借馮森名義激怒沈廣順 張一葦涉嫌強姦萬彩媚被抓


胡雪娥認出羅欣然,趕忙過來打招呼,沈廣順拎著鐵棍子虎視眈眈過來,胡雪娥嚇得躲到一邊。羅欣然想找沈廣順核實一些情況,沈廣順拒不配合,還叫囂著要剪馮森,胡雪娥透露馮森派人剛剛來找沈廣順,被沈廣順打跑了,熊紹鋒認定馮森派王鵬來故意搗亂,讓他們無法開展工作,馮森再趁機搶功。

沈廣順一口咬定馮森為了查明妻子被害的原因,對他栽贓陷害,熊紹鋒不想聽他啰嗦,趕忙帶羅欣然離開,羅欣然打電話給王鵬,得知他一直在辦公室看資料,馮森也沒出門,熊紹鋒懷疑王鵬和馮森定了攻守同盟,他們倆不會說實話的,羅欣然看著印刷粗糙的名片,心裡充滿了疑慮。

熊紹鋒開車帶羅欣然離開,突然有人向車頂扔磚頭,他們都猜到是沈廣順所為,熊紹鋒借口腰疼半路就下車了。熊紹鋒來路邊的按摩店做理療,女按摩師幫他按摩,熊紹鋒疼得大呼小叫。

民警常浩對張一葦進行訊問,播放了他和萬彩媚鬼混的視頻,張一葦還以父親政法委書記的身份威脅萬彩媚,張一葦看完這段視頻大聲喊冤,他和萬彩媚交往了一年多,兩個人你情我願,根本沒有強姦。

鄭雙雪帶遲睿和喬逸來派出所,李長盛播放了張一葦和萬彩媚的錄像,鄭雙雪和喬逸都傻眼了,鄭雙雪想和張一葦當面對質,李長盛不同意,鄭雙雪連連向喬逸賠禮道歉,喬逸覺得這是張一葦之前的感情經歷,她不想追究了,可鄭雙雪卻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她賭氣不再管張一葦的事,然後負氣離開。李長盛勸喬逸不要高攀張一葦,喬逸傷心地大哭不止。

羅欣然來超市找宋麗敏,看到門口也散落了很多馮森的名片,猜到常胖子也來找過宋麗敏,羅欣然向宋麗敏了解情況,宋麗敏很不耐煩,詛咒沈廣軍早點被判刑處死,宋麗敏被剛才來的那個胖子搞得心煩意亂,沈廣順突然出現,他威脅恐嚇羅欣然,羅欣然嚇得趕忙開車離開,宋麗敏警告沈廣順不要瞎胡鬧。

所長李長盛提審張一葦,張一葦一口咬定那些錄像是假的,李長盛派人送去分局檢測,他勸張一葦認罪,並且透露鄭雙雪已經不認他這個兒子,張一葦很惱火,埋怨他不該讓母親看那些錄像,李長盛狠狠教訓了張一葦一頓。

魯春陽和白小蓮坐在車裡關注著鄭雙雪的一舉一動,看到鄭雙雪失魂落魄宮派出所出來上車,魯春陽覺得時機成熟了,就打電話給鄧耀先,讓他再給鄭雙雪加一把火。魯春陽知道鄭雙雪不會不管張一葦,斷定鄭雙雪很快就會有行動,他就坐在車裡靜觀其變。

果然不出魯春陽所料,鄭雙雪考慮再三,讓遲睿打電話給鄧耀先,鄧耀先借口在橙洲辦事,答應儘快趕回去,鄭雙雪只能耐心等待,她寧願張友成是一個貪官,黃雨虹和魯春陽等人就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陷害張一葦了,遲睿也替張一葦打抱不平。

羅欣然把名片交給馮森,馮森從來沒有印過名片,認定有人借他的名義激怒沈廣順,馮森召集羅欣然和王鵬開會,要對鄭銳毆打沈廣軍的事馬上立案,他讓羅欣然全權負責此事,讓她限期破案,否則鄭銳就得一直停職反省,羅欣然不服氣,和馮森據理力爭,王鵬見狀趕忙躲了出去。

李長盛接到邊國立的電話,他不敢耽擱,趕忙打電話通知陳明忠,拜託他向張友成彙報張一葦的事。陳明忠直接闖進會議室,向張友成彙報了張一葦被抓的事,張友成讓他通知李長盛公事公辦,一旦張一葦的罪行落實,對他絕不姑息。

駐監監察組所在的宿舍樓突然停水停電,羅欣然懷疑是監獄的人故意而為之,陳詠得知監察室停電,派人趕快搶修,以免馮森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