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馮森和熊紹鋒爭鋒相對 張一葦和喬逸化解誤會


馮森和羅欣然來監獄找黃四海,正好看到熊紹鋒在和黃四海談心,羅欣然想去旁聽,馮森勸她不要去。

黃四海向熊紹鋒舉報沈廣軍和宋麗敏有私情,懷疑苗苗就是他們倆的孩子,因為沈廣軍經常在夢裡喊著苗苗和宋麗敏的名字,熊紹鋒稱讚黃四海舉報有功,答應幫他減刑,還反覆提醒他不要再把此事告訴任何人,熊紹鋒把王鵬記錄的證詞沒收,不許他向任何人透露半個字。

巡迴檢察組第17集劇照

張一葦和喬逸促膝談心,他覺得喬逸被魯春陽利用了,目的就是要挾張友成為黃四海減刑,喬逸才恍然大悟,兩個人化解誤會,張一葦趁機向喬逸表明心意,喬逸忌憚魯春陽和黃雨虹不敢答應,張一葦要帶喬逸遠走高飛,喬逸當場拿出手機選擇地點。

熊紹鋒帶王鵬來牢房,看到馮森正在檢查黃四海的日記本,熊紹鋒向他索要,馮森逼他說出黃四海交代的線索,熊紹鋒拒不回答,只是透露黃四海舉報了沈廣軍的事,他不想被馮森搶功,要直接向武強彙報,馮森勸熊紹鋒離黃四海遠一點,以免被他利用,熊紹鋒不服氣,馮森明確講明黃四海的減刑不合規矩,就連判決都有可能是誤判,熊紹鋒大為不滿。

巡迴檢察組第17集劇照

白小蓮斷定喬逸受不了張一葦的花言巧語,她打電話向魯春陽彙報,後悔選擇喬逸勾引張一葦,遲睿聽到白小蓮和盧春陽的通話,才知道他們設計陷害張一葦,白小蓮滿不在乎。遲睿進屋向張一葦彙報了白小蓮和魯春陽的陰謀,喬逸也後悔中了他們的圈套。

馮森帶羅欣然來到二監區的食堂,仔細觀察著黃四海的一舉一動,看到犯人們都圍著黃四海,對他百依百順,馮森發誓要查明真相。午飯結束以後,馮森把黃四海叫到一邊,警告他不要胡思亂想,那些七拼八湊的立功材料都不算數,根本不可能減刑,讓他好好接受改造,馮森還故意透露是熊紹鋒讓他來警告黃四海的。

執勤民警敲開了喬逸的房門,要抓張一葦回去接受調查,喬逸連連解釋她是張一葦的女朋友,張一葦根本沒有強姦她,沒想到民警要查的是張一葦強姦萬彩媚的事,張一葦連連喊冤,可也只能束手就擒,喬逸緊隨其後去派出所。

巡迴檢察組第17集劇照

羅欣然看出馮森是故意激怒黃四海,擔心黃四海遷怒於熊紹鋒,而且黃雨虹也會因此報復馮森,馮森毫不畏懼,自從妻子被碾壓致死以後,馮森就發誓和黑惡勢力鬥爭到底。馮森來找武強彙報工作,進門就聽到熊紹鋒向武強告他的狀,熊紹鋒看到馮森氣得大呼小叫,武強趕忙制止他。

馮森舉報熊紹鋒和波動網的魯春陽以及黃雨虹有利益關係,熊紹鋒應該迴避對黃四海的調查,武強當場駁回,黃雨虹和魯春陽人際關係網覆蓋很廣,根本不可能人人都撇清關係,馮森不同意給黃四海減刑,武強反而埋怨他太偏激,對黃四海有偏見,馮森揚言會找到新的證據證實黃四海的罪行。

巡迴檢察組第17集劇照

武強提醒熊紹鋒做事謹慎一點,不能輕易為黃四海減刑,熊紹鋒就把黃四海舉報沈廣軍的證據說出來,武強派他帶羅欣然去沈廣軍家調查取證。羅欣然勸熊紹鋒不要和馮森對著干,無意中說出馮森打著他的旗號去教訓黃四海,熊紹鋒頓時方寸大亂,擔心黃四海報復他,半路停車讓羅欣然替他開。

常胖子冒充檢察院的人來找胡雪娥,聲稱是馮森派他來的,揚言他們掌握了苗苗的線索,還拿出馮森的名片,沈廣順聞訊出來,常胖子故意把馮森假冒鄭天明的事說出來,還一口咬定苗苗是沈廣軍和宋麗敏的女兒,沈廣順惱羞成怒,拎起大鐵棍子對常胖子窮追不捨,常胖子隨手拋撒一沓子馮森的名片,然後落荒而逃。熊紹鋒和羅欣然來到樓下,看到散落一地的名片,熊紹鋒誤以為馮森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