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陸可帶關玥參加酒店試睡 思怡吃醋整陸可害她發燒


第二天在雜誌社,沈思怡看到陸可就問她昨晚去哪兒了,陸可說自己胃疼到現在還疼呢,思怡笑道姚遠什麼都說了,陸可不禁埋怨他嘴巴真夠松的,她再也不幫他了。她現在兩頭不是人,思怡知道她指的的是對不住關玥。

而關玥沒錢交房租就在酒吧當起了服務生,陸可去酒吧玩關玥對她很冷淡,老黃問她們吵架了嗎,陸可告訴他姚遠拿她手機約了沈思怡,老黃覺得這點小事關玥那記性幾天就忘了。陸可走到關玥身邊向她道歉撒嬌求她別生氣了,關玥問陸可大家是不是覺得她和老姚沒可能,都是看她笑話,陸可說不是,大家都希望她好。關玥問陸可她和思怡誰好,陸可覺得她們倆不一樣她不太好說,關玥一聽不理她徑直走開了。

思怡請陸可吃飯還送她禮物,陸可覺得她有事求她,思怡笑道因為她們是最好的閨蜜。酒吧負責人搞爺讓關玥給一個生日趴送紅酒和牛肉,她開車走到半路車拋錨了,她下去查看,這時一名警察騎著摩托路過看她的車後面地上疑似是血,立即走到車后想打開箱子查看,關玥在他身後拍了下他的肩膀,他立馬反扭著關玥的胳膊把她按到車上,發現是個誤會他就幫關玥修好了車。

這位警察其實說思怡的弟弟,在小吃店吃飯時他繪聲繪色地告訴了姐姐這事,思怡笑他從坐下就一直聊那姑娘,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弟弟急忙否認他就是覺得她挺有意思的。思怡問父親怎樣還活著嗎,弟弟不禁笑道他們倆簡直太像了,爸也每次都是問沈思怡最近怎樣了,也不回來看看。他讓他們要麼發微信要麼見面聊,總讓他在中間當傳話筒。思怡說誰跟他是父女,她又不姓葉,讓弟弟少在他面前提她。

晚上陸可去酒吧找關玥,把工作室的鑰匙給她,房租也幫她交了。關玥聽了開心地抱著陸可。第二天思怡在陸可的辦公電腦上看到安瑞酒店邀請陸可試睡,她帶的閨蜜卻是關玥,就問陸可關玥是她最好的朋友嗎,陸可解釋說這段時間關玥又是裝修工作室又是打工挺累的,就想帶她去放鬆下,思怡說她就不累嗎說著就氣惱地上樓了。

這天陸可和關玥剛到安瑞酒店,她就接到思怡的電話說有個重要的廣告客戶讓她馬上過去。天下著雨,沒打著車的陸可冒雨一路跑了過去,到了之後思怡卻說客戶走了。被淋濕的陸可氣惱地說思怡怎麼不早點告訴她,思怡淡淡地說她忘了。陸可飯都沒吃在雨里跑了40分鐘來到這,思怡一個微信搞定的事卻說忘記了,她覺得思怡故意在耍她,思怡說她就是故意的,誰讓陸可不帶她去安瑞,陸可很生氣覺得她很幼稚。第二天陸可感冒了,思怡要帶她去醫院她不理她。

隨後思怡和老康打球,她告訴他安瑞搞了個閨蜜試睡活動,陸可沒帶她帶了別人,她覺得陸可沒把她當好朋友,她可什麼事都想著陸可。老康說她那是自私不是珍惜,朋友不能像小孩手裡的玩具整天攥在手裡,要尊重彼此的空間。

思怡就給陸可打電話,聽說她發燒了就急忙往她住處趕,隨後她再打電話卻是關玥接聽的,關玥說陸可發燒轉肺炎被她送到醫院了,思怡問嚴重嗎,關玥讓她少在這假惺惺的,陸可這樣都是被她折騰的。思怡隨後趕到醫院,正坐在椅子上輸液的陸可一看她就趕緊把眼睛閉上,關玥氣呼呼地說陸可被她氣得發燒暈過去了。思怡看出她是裝的就用手弄她鼻子,陸可受不了就睜開眼睛問她來幹嘛,思怡笑道她是來承認錯誤的,看她不需要她轉身要走,陸可說誰不需要了,思怡就等她說這句話,她笑著轉身回來說她錯了,說她小心眼不該欺負陸可,不該騙她有客戶害她淋雨,陸可問她還有什麼,思怡說不該干涉她的選擇打擊她的信心嘲笑她傻,陸可聽出嘲諷的意味,思怡笑道以後她不跟陸可鬥氣了,陸可有自己的朋友她尊重她。

這天思怡帶陸可去酒吧,她介紹張芒給陸可認識,張芒覺得和她有緣,拿過她的手機玩個小遊戲就輕鬆拿到了她的手機號。思怡打算讓張芒來生活家做新媒體的市場推廣,問陸可覺得他怎麼樣,陸可覺得他有點油膩,思怡笑道他人挺好的,鬼點子挺多,覺得他應該能幫上她們。金玥喝多后拿著手機錄下她對老姚的表白,說完醉意上頭不禁趴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