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陸可當主編手下不服氣挑事 姚遠讓陸可幫約思怡看演出


這天升任新主編的陸可來到雜誌社,同事已把她的東西搬到了新工位,陸可看到自己桌上擺滿了禮物和鮮花,她在電話里告訴沈思怡自己有點不習慣,她問禮物是誰送的,思怡說有贊助商、同行還有設計事務所送來的。她誇陸可人緣不錯,她也送了一份升職禮物,陸可一看是美麗的盆栽花卉不禁笑著沖樓上辦公的思逸說謝謝。

姚遠來到雜誌社找思怡,問她怎麼不通過他的微信,思怡說她不想通過。姚遠笑道他們倆有個優點就是都很坦白。思怡就坦白地告訴他她對他沒興趣,姚遠不氣餒說明天再來問問。隨後老姚來到酒吧,陸可聽說他去見思怡不禁很意外,她好奇他們倆什麼時候聯繫上的,旁邊有人說他早盯上人家了,還有人說他追不上她。姚遠不服氣,老黃就和他賭一千塊,姚遠不跟他賭老黃說他慫了,姚遠說還真不是他這次是認真的。金玥從大二就喜歡老姚,她覺得他說追思怡是酒話,老黃鼓勵她跟老姚表白,金玥卻覺得萬一說了尷尬連朋友都做不了,她覺得老姚和思怡成不了。老黃故意激她說她慫不敢,金玥說自己敢。

陸可成為主編后第一次開會,布置工作后就被同事春曉吐槽做不完,看她挑刺的樣子,陸可就讓她有意見就說出來。陸可被升為主編春曉很不服氣,她不認為陸可能帶大家把生活家辦得更好。會後陸可聽到同事們議論她,說她一個主編連個前台小妹的氣勢都沒有,沈思怡怎麼會選她當主編。

下班后陸可和思怡一起吃飯,思怡看她悶悶不樂就讓她看誰不聽話就開了誰,陸可說她開什麼玩笑,思怡就用手點著桌上的調料瓶說點兵點將點到誰就開了誰,她點到了楊春曉,陸可說她這樣也太兒戲了,她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陸可本來想讓大家寫完稿子再下班回家,看到同事扎推熱聊就走了過去。她試圖打招呼但似乎沒人聽到,她正準備轉身走開,大熊看到她就叫住她。原來今天是大熊生日,他們正在商量怎麼為他慶祝,春曉說她當主編還沒請大家吃飯,嚷著讓她請客,陸可同意了,春曉問她剛才想說什麼她笑笑說沒事。

第二天思怡問陸可昨晚聚會花了多少錢,陸可說吃日料加上唱歌花了3000多。思怡說她以為花錢請客別人就把她當領導了嗎,陸可說難道不是嗎,思怡笑笑走開了,這時大熊走過來向她遞交了辭呈,陸可很吃驚問他為何這樣,他說現代家的主編早就邀請他過去了。隨後陸可問春曉怎麼只約了一個設計師,春曉說陸可只給她一周的時間連約人帶採訪根本來不及。陸可就說自己可以幫她多約幾個,下午分分工她幫春曉寫一部分,春曉卻說自己下午有事讓陸可幫她做了。

思怡在樓上看不下去了就叫陸可上去一趟,陸可上去后委屈地說不知道大家為何都針對她,她懷疑自己根本沒有做主編的能力,思怡說她怎麼一出問題就打退堂鼓,她問陸可一個好的編輯是什麼樣的,陸可就說按時交稿按時報選題等等,思怡就根據她說的制定了編輯準則,讓她按這個做到獎罰分明。陸可擔心大家本來不待見她,再立這麼多規矩就更討厭她了。思怡說既然這樣就別幹了,刊也別復了,她收拾東西回倫敦總部去。

陸可覺得自己不能再慫了,她下樓看到春曉要走就問她幹嘛去,春曉說她下午有個活動,陸可說她不能去稿子還沒通過,還說她今天交不出稿子明天就不用來了。大家看到她突然變得強勢不禁有些驚訝,而陸可說完就匆匆跑到思怡辦公室平復心情,思怡誇陸可做的好,很有她的風範。

一天陸可無意中看到大熊桌上的紙上寫著二呆還有漫畫,就猜大熊是二呆,就把他拉進辦公室,讓他幫她約二呆成為他們的公號作者,說這種一拉到底的漫畫比滿滿的文字更利於閱讀,大熊聽了很開心卻不好意思承認自己就是二呆,陸可就挑明他是二呆希望兩人合作一把。下班后陸可和思怡聊天,思怡誇她越來越有主編的樣子了,還讓她勸勸老姚別費勁了,陸可覺得他們倆在談戀愛上挺像的,說思怡就是女版的他。

第二天老姚來到雜誌社,他看思怡不在就約陸可吃飯,他用陸可的微信約思怡看晚上的爵士樂演出。晚上他在演出場地門口看到思怡來了就迎上去,思怡看到他很驚訝,她說是陸可約她來的,老姚讓她進去等陸可。兩人進去后思怡明白是這一切是他安排的,她問他平時追女孩都這麼煞費苦心嗎,老姚說那是因為他覺得她值。隨後老姚上台跟老外歌手耳語了幾句,於是老外就唱起了思怡喜歡的歌,看思她聽得很陶醉老姚也很開心。

演出結束他們一起去路邊攤吃面,關玥因為被甲方放鴿子工作室被關很鬱悶,她給老姚打電話聽說思怡在和他吃面就趕過去。看關玥對自己不滿的樣子,思怡就讓她喜歡老姚直接跟他說。之後陸可接到思怡的電話問她為何沒去看演出,陸可正要編理由卻被她拆穿了,聽說思怡和老姚、金玥一起吃的夜宵陸可不禁很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