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陸可和思怡再聚首 兩人為復刊起爭執


陸可和沈思怡是同學,從小形影不離,情同姐妹,然而有一天她們分開了。時間來到2017年的倫敦機場,嫵媚動人的沈思逸看著她和陸可的合影臉上不禁露出微笑,隨後她踏上飛往上海的航班。此時美麗溫婉的陸可躲在咖啡館外向里張望,男友成楠騎著摩托車給她送來一個本子,她把本子交給裡面正喝咖啡的同事可可。

可可看完后不禁笑了,她還沒見過通知人離職還幫忙找下家的,其實陸可是想幫她減輕一點離職的難過。可可說自己找到工作了,她去友家轉做運營了,還動員陸可也去友家,陸可笑道自己在生活家待得挺開心的。可可卻說生活家要停刊了,陸可覺得不可能,生活家都辦了20多年了,怎麼可能說停就停,可可告訴她總部派來停刊清算的出版人馬上就要到上海了。

生活家是陸可從小就愛看的雜誌,她不希望也不相信它會停刊。第二天她來到雜誌社,她想和總部派來的人聊聊,敲門無人應就走進辦公室。在桌上她意外發現她和沈思怡的一張合照,以往的回憶不禁浮現腦海,這時有人走到她身後問她是誰,陸可回頭一看是沈思怡不禁很驚訝,她還因為過去的事生思怡的氣,沉默著放下手上的照片準備離開,思怡沒有生氣並自我介紹她是剛來的代理出版人,問陸可有什麼事。

陸可告訴思怡停刊的決定太草率了,這麼大一個雜誌社、他們集團第一本中文刊物怎麼能說停就停呢,思怡笑道不是她要停刊是總部要停刊,陸可覺得生活家碰到思怡這樣的人也算沒有希望了。她氣呼呼地回到座位背起包正要走,思怡來到大廳告訴大家總部做出停刊決定的原因,不過她打算建議總部生活家不關了,希望大家能留下來,她還是很有信心復活生活家的,同事們聽了都很開心。

下班后陸可和閨蜜關玥聊起往事,高中時她本來喜歡一個男生結果被思怡橫插一腳,而思怡則告訴朋友老康當年這件事是因為那男生成績差的很,陸可卻是能上復旦的,她看著很著急就親了那男生一口,結果思怡和那男生分手了,陸可也考到上海了,她認為陸可應該感謝她。而陸可告訴關玥後來思怡就出國了,關玥問她還打算留下和思怡繼續合作嗎,陸可感覺迷茫。

陸可走出酒吧天突然下起了雨,她打著傘走在雨中,手機收到思怡的短信說復刊的重任就在她們身上了。她不禁想起以前她和思怡在學校辦刊物的情景,當時思怡信心滿滿地說陸可的文筆加上她的才華,觀察可比生活家厲害多了。 

第二天思怡一來到雜誌社就在陸可桌上放了一個方案,陸可問思怡是否看了她的復刊方案,思怡讓陸可先看看她的,陸可覺得思怡的方案不怎麼樣,而思怡覺得陸可的方案又是線下活動又是設計師聯動,可錢從哪來呢,她們各持己見爭了幾句。看陸可火藥味十足,思逸覺得基於她們的過去她們確實不好合作,但這件事做不做選擇權在陸可。隨後兩人爭論起辦刊的方向,陸可認為自己是希望生活家越來越好,思怡卻想靠生活家賺錢,思逸聽了很生氣就走了。

晚上陸可坐在成楠的摩托車後座上回家去,路上她向成楠吐槽不行就不幹了。這時她收到思怡發來的LOOK雜誌照片,隨後她在公司對面的麵館找到思怡,原來思怡找到了她們10年前寄給生活家的自辦刊物觀察,還附上一封文筆稚嫩的信,重讀信件她們不禁心生感慨。思怡說高中時她們一起辦觀察刊物,最後失敗了她覺得很遺憾,她這次回來就想和陸可一起把生活家辦好。兩人聊了很久不覺得餓,思怡拉她出了麵館兩人開心地在大街上騎著自行車,思怡得知陸可談戀愛了,而她覺得談戀愛太麻煩。

這天陸可去攝影棚碰到新視線的安姐,聽安姐說思怡要去他們那搞新媒體當出版人,陸可很吃驚急忙去找思怡詢問這件事,思怡向她解釋這事還沒定。陸可生氣地說她們倆弄的方案怎麼一轉眼就成了別人的方案,她很懊悔自己再次相信了思怡。思怡說她不知道這事,她不想去新視線也沒有把方案給別人,梁總後天來生活家,能不能說服她就看後天了。到了後天,梁總來到生活家,思怡看到陸可沒來雜誌社心裡有點失落,她就給梁總介紹復刊方案,梁總說生活家已經停刊了讓她不要一個人硬撐著了,這時陸可趕來說思怡不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