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陳明忠和熊紹鋒坦誠相見 張一葦百般討好喬逸


深夜兩點,馮森敲開冼尤文的宿舍,拜託他打開檔案室的門,馮森要調閱黃四海的卷宗,冼尤文找各種借口推諉,看到馮森態度堅決,他只好進屋給武強打電話請示,冼尤文打開檔案室的門,馮森拜託他一早去檢察院調黃四海所有的卷宗。

宋志明一上班就把張友成叫來,他分析有人故意把張一葦和喬逸的事小題大做,目的就是抹黑張友成,張友成發誓會查明真相,決不能讓那些人的陰謀得逞。馮森熬了一整夜翻看黃四海的卷宗,他累得靠在床上打盹,冼尤文一早給馮森送來黃四海所有的卷宗和庭審資料。

張一葦聽說白小蓮舉辦新書發布會,就直接來到現場旁聽。發布會結束以後,張一葦把白小蓮叫到一邊,向她打聽喬逸的下落,白小蓮一問三不知,還故意大聲痛哭流涕,讀者們紛紛投來質疑的目光,張一葦趕忙找借口離開現場。

陳明忠把熊紹鋒約到海邊見面,開門見山揭穿熊紹鋒收了黃雨虹一千萬,熊紹鋒矢口否認,

陳明忠口口聲聲稱他是代表鄭雙雪來詢問,熊紹鋒一再表明是被人誣陷的,陳明忠脫掉衣服和鞋子,證實身上沒有帶監聽設備,苦苦懇求熊紹鋒說明實情,熊紹鋒說明鄭雙雪求他幫黃四海減刑,黃雨虹就答應放過張一葦,張友成又責令他追查黃四海的罪行,熊紹鋒覺得自己裡外不是人,陳明忠擔心張友成知道此事惹麻煩,熊紹鋒更是夾在張友成和鄭雙雪之間騎虎難下,還要接受馮森的調查,陳明忠還是不相信,讓他賭咒發誓沒有收賄賂,熊紹鋒就用老婆和孩子的生命賭咒,陳明忠才肯罷休。

黃四海在飯桌下面拿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有人在調查他找人打斷胡大軍母親的腿的事,黃四海氣得咬牙切齒,就去找胡大軍理論,胡大軍懷疑這事是米振東泄露的,黃四海就讓他去查清楚。胡大軍故意坐在米振東身邊,當面揭穿他舉報了黃四海,蒯遠鵬站出來為米振東辯解,胡大軍不依不饒,米振東就把蒯遠鵬支走。

蒯遠鵬向幹警舉報了胡大軍,胡大軍狠狠教訓了他一頓,蒯遠鵬勸他好好接受改造,不要給大家丟分。熊紹鋒和陳明忠達成和解,陳明忠考慮再三,讓他按照鄭雙雪的要求去做,熊紹鋒不甘心被殺人犯左右,可又無可奈何。鄭雙雪一直在車裡等著陳明忠,目睹了陳明忠和熊紹鋒的一舉一動,才放心離開。

馮森想帶羅欣然去監獄提審黃四海,羅欣然找借口拒絕,可架不住馮森苦苦糾纏,她只能硬著頭皮跟著馮森去監獄,馮森看出羅欣然對他很反感,羅欣然對此供認不諱。馮森在監獄門口看到那個用彈弓射胡雪娥的小男孩,就去監控室查詢,讓幹警查一下監獄附近的監控,落實這個小男孩來這裡的次數和時間。

遲睿查到白小蓮家的住址,就帶張一葦登門拜訪,他們假扮快遞員敲門,白小蓮開門去取,張一葦趁機進門,看到喬逸就在她家,白小蓮威脅要報警,張一葦趕忙岔開話題,誇喬逸的書寫的好,要高價購買版權拍成電視劇,喬逸立刻動心了,白小蓮提醒喬逸不要被張一葦的花言巧語矇騙,張一葦堅持要和喬逸單聊,白小蓮只好跟遲睿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