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雷東寶照顧陽陽 宋運輝被調去碼頭


雷東寶和宋運輝說起了銅廠,心中不免自豪,不過聽說煙囪里燒出來的是黑煙宋運輝急了,叫他們趕緊掐掉,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掛了電話宋運輝得知馬保平他們下星期要來半島,而且都要過來,是臨時決定的。雷東寶來買報紙,看見韋春紅的兒子陽陽在飯店外玩兒就抱著他上了自己摩托車,無意中得知韋春紅住院了,說要帶陽陽去醫院看韋春紅。韋春紅看見雷東寶愣了一下,他已經一年多沒來看自己了,韋春紅也一年多沒去小雷家進貨了,她怕去惹雷東寶煩。韋春紅沒辦法照顧陽陽,雷東寶提出要幫她照顧幾天,韋春紅擔心陽陽性子怪和他處不來,但是卻很喜歡雷東寶,一口答應去小雷家了。

雷東寶帶著陽陽回了小雷家,和雷士根說自己去金州見到楊巡了,他答應的事兒沒含糊。雷士根一臉擔心,楊巡掛靠這一年被市場查了不少次,每次他們都得跟著一起編瞎話,這種事情不能多干。雷東寶卻半點不擔心,楊巡畢竟是幹個體的。不過這次楊巡叫他去也是因為出證明的事情,只要出錢在賬面上轉一圈,雷士根不肯答應說會被牽連,這時候政策變動大,萬一哪天掛靠不合法了雷東寶說得清嗎,雷東寶聲稱身正不怕影子斜。

宋運輝找來雷正明,叫他趕緊跟馮工檢查一下銅廠。陽陽誰也不肯理會,非要跟著雷東寶,二人就在村子里玩了個盡興。明天韋春紅就要出院了,陽陽捨不得離開,惦記著以後再來玩兒。雷東寶拿著牛蛙來雷士根家,叫他媳婦兒把牛蛙燒了去,讓陽陽和小雨一起玩兒。雷士根這幾天生氣都沒去村委會,雷東寶特地來賠罪,雷士根卻就是勸不動。雷東寶開了個玩笑,他們畢竟是一個村子張大的弟兄,他想讓雷士根管著銅廠,他總在外面跑業務也只有他能管雷正明了,雖然他檢查了說沒什麼問題,但宋運輝的話他還是不放心。

牛蛙剛做好雷忠富就跑來要牛蛙了,雷東寶裝傻還拉著雷士根一起說謊,結果被陽陽說出來了。雷忠富急得說牛蛙是配種的,公母都是有比例的,哭哭啼啼地。雷東寶理直氣壯地拿著做好的三隻牛蛙說替他嘗嘗,趁他不注意撒丫子跑了。東海項目組的人都來了,說是來幫宋運輝分擔工作量的,轉了一圈眾人就回了辦公室。

馬保平和宋運輝分了分工作,他把宋運輝調去負責碼頭建設,宋運輝擔心自己不是專業出身不能勝任,馬保平說他的報告做得很好,部里領導很重視。宋運輝讓他跟自己實話實說,馬保平也就不藏著噎著,宋運輝之前的報告把美國設備比日本設備分析的過於詳細惹惱了一些人,覺得他是在公開叫板。宋運輝知道那個人就是路司長,不過他去碼頭的事情是馬保平定的,這件事對別人是件壞事,但對宋運輝不一定,本來他年紀就輕還得罪了人,和老人混在一起沒辦法出頭,宋運輝獨自去負責碼頭做出事情來他也好替他請功,宋運輝之前從沒想過這些,聽馬保平這麼一說也就答應了,但還是希望他能說服部里優先選擇美國設備,善待最先來東海的職工。

宋運輝要開會交接工作,大家聽說他要走一時間都沒辦法接受。晚上,高祥榮來找宋運輝說馬保平需要一台傳真機,批下來新的得兩個星期,想把他的先拿過去,宋運輝一口答應了。韓則鋼吞吞吐吐地似乎有話要說,現在半島上里裡外外都是宋運輝的人,雖然知道他沒有私心,但是有一點宋運輝必須注意,鋒芒太盛容易得罪人。韓則鋼說宋運輝得罪人了,到碼頭上別再惹事了。宋運輝拿出一張設備清單給韓則鋼,進口設備容易受局限,這份名單上的設備目前比較安全。韋春紅出院來小雷家接陽陽,雷東寶一行人把他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