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宋運輝懷疑程開顏 雷東寶建成銅廠


閔廠長催宋運輝把程開顏調走,她聽說自己不在第一批調動名單當場又哭又鬧,還說程開顏不錯,只是在幼兒園上班身邊人閑話多。宋運輝說把程千里安排到車間做副書記,程開顏借機提出讓他把自己也調走,因為她不在第一批調動名單里她早就想問了,但程父不讓她問,說先解決了程千里的問題。程開顏沒心沒肺地說,還說他們是一家人應該天天在一起,恨不得現在就和閔廠長說把自己調走,宋運輝無奈讓她先回家,他這就去說。

程開顏開開心心的走了,宋運輝折身回去找了尋建祥,楊巡跑貨源去了不在,二人坐下來喝酒。宋運輝悶頭喝了幾杯酒說程開顏變了,程家一家人演苦肉計給他看,尋建祥說他矯情,金州規矩就這樣,找個好女婿就是為了這一點上沾光。宋運輝還是不痛快,覺得程父怎麼看不起他這個從農村裡出來的土包子他都無所謂,可程開顏也跟著他們家一起演戲。尋建祥卻看的明白,程家演戲是真,程開顏充其量也就被程父警告幾句,她哪兒能演戲呢。宋運輝借著酒勁兒勸尋建祥和以前的朋友保持距離,別給楊巡惹事兒。程開顏在家一直等到宋運輝回來,聞到他身上的酒味撒嬌問她是不是真生氣了,宋運輝抱著她道,我們是一家人。

雷東寶被縣委陳書記叫來,說銀行給他們貸款都不用,雷東寶解釋小雷家已經是好幾個項目一起搞了,他不想多付兩個月的利息,陳書記不明白他以前挺爽快現在到婆婆媽媽了,早點拿到貸款就能早點上項目。陳書記一著急給了雷東寶兩條路,要麼把貸款收下要麼一輩子也別用銀行,雷東寶無奈收下了這五百萬貸款。雷正明又找紅偉批了一筆錢,說是車間預算超了,雷士根來找雷正明說自己算了一筆賬,銅廠利潤未來三年幾乎等於零,勸他算計算計家用。雷士根好心好意提醒,雷正明反而覺得他懷疑自己從中撈油水,雷士根無奈勸說,叫他別讓雷東寶失望,銅廠這事兒要是出了什麼事,小雷家的人饒不了他。

雷正明跑來找雷東寶請纓說要去請那位專家,雷東寶猜到他因為銅廠花錢太多心裡慌了,也就答應了。不久后雷正明請來了馮工,說宋運輝介紹的高工年齡大了走動不了,馮工是他的得意門生。雷東寶給他們接風進了韋春紅飯店,一邊點菜一邊瞄著對方。馮工的要價比高工要價低了不少,也是雷正明請他的原因之一。

東海。宋運輝收到了北京傳真,他們還是打算用日本的供應商,但美國供應商是最佳的,宋運輝不明白他們我說呢堅持己見,連忙給馬保平打了個電話,他決定寫一份報告給部里再次分析一下日本和美國供應商的問題,馬保平答應了。宋運輝接到了三叔,三叔一上來就推銷設備,宋運輝推脫道他只是個副職,他也傾向於選擇美國公司的產品,勸他多跑跑北京項目組。三叔勸他別把訂貨名單局限於巴統名單上,凡事做最壞的準備,還給他準備了那些設備名單。

小雷家銅廠正式建成,第一批銅桿質量就很好,雷東寶很滿意,叫雷正明抓緊還上虧空,讓村裡對銅廠有意見的人閉上嘴。雷東寶要去金州,雷正明想感謝一下宋運輝,就準備了兩瓶酒讓雷東寶給宋父帶過去,雷東寶沒要。雷東寶抱著宋引給宋運輝打電話,說他不該把宋父和宋母瞞著他接過來,宋運輝說宋引需要人照顧,總不能老麻煩程父喝程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