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周翡僥倖逃離追殺 殷家往事再見天日


南北雙刀,一剛一柔,威震天下,但不知何因,北刀一直留在關外不問世事。鄭羅生尚且在外,眾人索性留在地道中歇息片刻,等待時機,趁此機會,紀雲沉為將陳年舊事重提,言語中甚是後悔自己年輕氣盛,不曾聽家師傅勸導。

紀雲沉北刀修成,心中躊躇滿志,不願北刀沉寂,故而執意入中原,勢要闖出名頭。來到中原的紀雲沉連續挑戰數位高手,也因此在江湖中闖出名聲,年紀輕輕有此成就,難免心高氣傲,聽聞家師曾敗在殷聞嵐手中,當即便前往挑戰。

紀雲沉百般挑釁不成,又因說書之人口舌侮辱,使其心智蒙蔽,竟誘拐殷沛,以此要挾殷聞嵐應戰。殊不知,殷聞嵐本就有傷在身,又因不願傷紀雲沉性命,內力回收,導致傷上加傷。

紀雲沉無形之中被惡人算計擺布,致使殷聞嵐被調離家中,殷家無人守護,百口人命無一生還。也更是因此,殷聞嵐傷勢加重不敵惡人,當紀雲沉帶著殷沛回家,殷聞嵐也早已命喪當場。

紀雲沉就此帶著一生的愧疚養育殷沛,數年相依為命的情誼,本該讓殷沛視為唯一親人的紀雲沉,竟然就是間接害死自己全家的仇人。殷沛一時難以接受,與紀雲沉分道揚鑣之後,得鄭羅生收入門中,忍辱負重生存至今。然而正如謝允所言,冤有頭債有主,殷沛身世可憐,卻是找錯了人,索錯了債。

眾人一路來到衡山腳下,剛出了密室洞口,就被迎面而來的鄭羅生截住去路,原是青龍門人都會常年服用丹藥,導致周身香氣四溢,唯有鄭羅生訓練的老鼠才能聞見氣味,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擺脫不了青龍門。

鄭羅生如此對一個普通門人緊追不捨,謝允猜測其定是為了殷家山川劍而來。謝允自稱皇室血脈,並放信號上天,坦言不久后,聞煜便會前來搭救。鄭羅生無意與朝廷作對,這才讓謝允等人堂而皇之的逃走,可他隨身老鼠天生避諱人多,再見那畜牲絲毫不見懼怕,鄭羅生才知上了謝允的當。

等周翡一刀將再次追來的老鼠劈成兩半,鄭羅生也早已追趕而至,初生牛犢不怕虎,她獨自一人斷後,絲毫不見膽怯之情。然而膽量並不能成為周翡反敗為勝的法寶,倒是謝允及時趕到,用一根藤蔓將她拉上山頭,再次躲開鄭羅生的追殺。

周翡看著謝允的關切之情,明知眼前這個人身負秘密,也不知對方究竟意欲何為,但就是忍不住從心底里生出對謝允的信任。倒是謝允,多次經歷周翡以身犯險,似在擔心往後無法護其左右。

危險暫時過去,眾人在一處岩洞中歇息,在謝允的聰慧揣測之下,殷沛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陰謀。此前,殷沛不過故意激化九龍叟與眾人的矛盾,就是為了借刀殺人,而他自身也可就此擺脫青龍門的擺布。

至於山川劍,誰也不知是否真有劍譜,但謝允卻言,曾有傳說,南刀李徵在身死之前,竟故意毀去隨身配刀,故而江湖之中一直傳聞,得其刀者得真傳的傳言。即便是單純如紀雲沉,也難以相信鄭羅生會相信這種無稽傳言,為得山川劍,從而算計殺害殷聞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