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李晟習齊門陣法 周翡得知謝允身世


齊門八卦陣法變化無窮,即便是山門外一處早已殘敗的道門中,也有奧妙無窮的八門陣法。沖霄子剛進道門,頓感內息不穩,將強忍許久的鮮血一口吐出,他心知封無言不會善罷甘休,連忙帶著李晟利用陣法順利逃走。

沖霄子帶著李晟一邊在陣法中穿梭,躲避追趕而來的封無言,一邊教授對方八卦陣法口訣。封無言氣惱身為掌門的父親偏愛沖霄子,為此不惜引狼入室,害得齊門就此覆滅,自身也學藝不精,困在八卦陣中。

沖霄子為求讓齊門之術後繼有人,雖選中李晟傳承,卻並沒有讓他改換師門的意思。李晟也曾讀過些許八卦陣法的書,加之個人天資聰穎,悟性極高,很快便可輕易通過沖霄子的迷蹤林八大陣之一。

三春客舍中,聞煜派兵駐守此地,眾人雖不必過於緊張自身安危,但謝允為護旁人安危,防止牽連他人,故並不打算就此離去。不知何因,謝允仿佛寧願在這江湖之中做個無根浮萍,也好過和聞煜回去。

閑暇之間,周翡從吳楚楚口中得知,謝允本名蕭川,乃前朝皇帝遺孤,當他尚在襁褓之時遇到叛亂,幸得宦官捨命相救才能撿回一條性命。后雖有王麟將謝允接回宮中,卻又成為他國質子,隨著武將趁機叛變,更改國號,縱然王麟有心擁立謝允為帝,光復前朝,卻也是有心無力。

聽聞謝允兒時遭遇,周翡既無同情,也無氣惱,只當他仍舊是隨機緣認識的朋友而已,這讓早已站在門外許久的謝允心生歡喜,而後更是厚著臉皮央求周翡帶著他偷偷離開。與謝允而言,從未有所謂家人,面對周翡勸告他回家的言語,自然不為所動,反而從心底里生出一股悲涼與孤獨。

忽然陣陣鑼鼓之聲愈近,青龍主鄭羅生親至,雖氣勢凌人卻也與聞煜好言交涉,顯然二人都不願開罪對方,徒惹麻煩。鄭羅生得知斷青龍旗,滅青龍香者,是聞煜口中相護的公子,也願息事寧人。誰知,在鄭羅生得見周翡與吳楚楚后,竟坦言自己為情色而反悔。

兩方人馬劍拔弩張的氣氛再次升起,頓時打得不可開交,周翡和謝允趁亂來到與花正隆約好的後院穀倉之中,正見早來一步的吳楚楚被殷沛鎖喉牽制。情急之中,謝允怒吼一聲「阿沛」,這般親密的稱呼讓包括殷沛在內的眾人感到驚訝,卻被謝允隨意糊弄過去。

殷沛武功平平,輕易便被周翡反制,紀雲沉為其求情,才將殷沛乃殷聞嵐後人身份道出。兩刀一劍,其中這一劍便是指殷家的山川劍,而殷沛之所以如此痛恨紀雲沉,似乎也是因山川劍後繼無人與他有關,使得殷聞嵐遺憾而終之由。

此前,殷沛百般搜查不到紀雲沉,因這三春客舍內含玄機,眼下鄭羅生還在四處搜查眾人,也並不宜在此多做糾纏,連忙前往地道逃生。地道中,周翡三人先行一步探路,殷沛才得機會一訴當年真相。

原來,當年花正隆命在旦夕,一女子為救其性命,故意做局讓紀雲沉酒後失言,導致東窗事發。殷沛「偶然」聽到真相,自然不會再接受紀雲沉的好意,那本該用來給殷沛伐經洗髓的丹藥,也就自然而然落入了花正隆的腹中得以續命。

所謂真相就是兄弟砌牆的緣由,而花正隆情緒波動,仿佛被說中心思的惱羞成怒,也在印證著殷沛所言非虛。事已至此,花正隆求仁得仁,孤身返回客棧之中,徹底破壞入密道的機關,為他們的求生爭取時間。

密道之外,花正隆拉動機關,穀倉瞬間成為一片廢墟,他自身也不知是死是活。而聞煜尚在客舍附近,鄭羅生也無法施展拳腳,獨留一隻被訓練過的老鼠留在此地,以人類不可及的嗅覺尋找眾人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