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馮森拒絕參加歡迎宴會 萬彩媚控告張一葦強姦


羅欣然帶馮森來到橙洲飯店,熊紹鋒和陳詠等人早已等候多時,他們仔細辨認才認出馮森,熱情歡迎他的到來,馮森借口還有重要的事轉身就想走,陳詠明確講明為了感謝馮森幫忙破獲掮客集團,可馮森還是不買賬,還口口聲聲稱沒有時間吃飯,陳詠苦苦挽留,馮森才勉強答應留下來開現場會,可堅決不吃飯,熊紹鋒當即決定把飯局改成懇談會。

陳詠提出按照老規矩AA制,馮森一眼就看出他有事相求,陳詠懇請馮森對鄭銳的案子暫緩立案,等監獄系統評完獎,給幹警們發了獎金再說,熊紹鋒也在一旁幫腔,馮森根本不領情,堅持要馬上立案,陳詠挑明馮森和鄭銳是父子關係,勸他放鄭銳一馬,可馮森心意已決。

陳詠一再強調鄭銳是一個優秀的幹警,懷疑他是被冤枉的,答應儘快查明真相,為鄭銳洗脫嫌疑,馮森答應拭目以待,然後離席而去,熊紹鋒急忙追出來,勸馮森為鄭銳著想暫緩立案,馮森堅持要公事公辦,他反而提醒熊紹鋒重新調查黃四海的案子,黃四海過失殺人有問題,減刑的法律文件不完備,而且外星人和老四和監獄的幹警勾結為犯人減刑,馮森勸熊紹鋒遠離監獄的幹警,以免引火燒身。

熊紹鋒聽出馮森話裡有話,就讓他直言相告,馮森承認仔細看過熊紹鋒在波動網的公眾號視頻,發現他的粉絲和點贊數有蹊蹺,而且片頭和片尾還有廣告,熊紹鋒竟然比最有名的主持人李冰倩的點贊數還要多,馮森懷疑波動網在用不易察覺的方式對熊紹鋒行賄,勸他儘快核實黃四海的問題,熊紹鋒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當場表態會全力配合。萬彩媚來律所找鄧耀先,控告張一葦強姦她,萬彩媚拿出當時的錄音為證。

熊紹鋒權衡再三,他打電話給陳詠,借口有事推掉飯局,讓羅欣然陪他們吃飯。緊接著熊紹鋒翻出他和羅欣然的通話記錄,他不但同意為黃四海減刑,還極力為黃四海的罪行辯護,熊紹鋒後悔留下語音通話的證據。鄧耀先第一時間來公司見鄭雙雪,向她彙報了萬彩媚提交的錄音證據,錄音里有調情和打鬧的聲音,根本不能證實張一葦是強姦,鄭雙雪得知萬彩媚只想要一大筆青春損失費,她頓時惱羞成怒。鄧耀先懷疑萬彩媚是魯春陽派來威脅張一葦的,鄭雙雪考慮再三,決定想辦法為黃四海減刑,以免魯春陽和黃雨虹再出其他幺蛾子,鄧耀先答應會妥善處理萬彩媚的事。

馮森來宿舍找鄭銳,從柴明楚口中得知鄭銳正在接受審查,馮森來第一監獄見鄭銳,偵察科長陪他仔細檢查了樓道里的監控,發現很多死角,馮森來到辦公室,看到鄭銳正在寫檢查,偵察科長識趣地等在門外。馮森答應會儘快查明真相,鄭銳卻不領情,還埋怨他沒有查出殺害母親的兇手,馮森向鄭銳賠禮道歉,鄭銳趁偵察科長不注意塞給馮森一張小紙條。

馮森看到鄭銳在紙條上舉報了黃四海遙控外面的人把胡大軍母親的腿打斷,他不敢耽擱,趕忙到監獄附近的小旅館打電話向張友成彙報,張友成覺得事情很嚴重,立刻打電話把邊國立叫來,張友成讓他全權負責調查此事,務必查出和黃雨虹父子勾結的公職人員,張友成已經領教了黃雨虹的厲害,他早就把觸角伸到自己家裡,鄭雙雪和張一葦已經徹底淪陷,張友成都不想回家,他把馮森和邊國立當成左膀右臂,對他們倆寄予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