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東海項目成功報批 宋運輝被路司長針對


宋運輝如願見到了李司長,李司長稱東海項目如果他兩個月前來找他他還可能幫一些忙,但宋運輝只是希望能夠引薦一下路司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失敗也代表著金州的失敗。李司長嘆了口氣,宋運輝只是東海項目的副處長,他這麼強出頭讓其他人怎麼看待?宋運輝也坦誠表示,他可以從哪來回哪去,但他不想讓閔廠長為難。

李司長帶著宋運輝去見了路司長便離開了,宋運輝一上來就和他談東海項目的優勢,路司長簡單表示國家限制投資,濱城產量大隻這一點就可以抵消東海所有優勢。宋運輝表示可以重新拿出一個方案,但產量還是無法達到濱城那麼大,路司長果斷拒絕了。宋運輝不死心,拿了一些資料力勸路司長改變主意。路司長卻叫宋運輝把這些資料給濱城,讓他們優化方案,他也並不是有意為難宋運輝,只是在乎產量。宋運輝急了,路司長又想把他調到濱城去,卻又曲解了他的意思,以為他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考慮。宋運輝沒有勸動路司長,到頭來還把他得罪了。

馬保平等宋運輝到深夜,得知這個消息勸慰他道,你儘力了。宋運輝只好給老徐打了個電話,說有事和他請教。部里要東海把辦公室騰出來,宋運輝稱騰退辦公室需要書面通知,沒有接到上面正式通知前東海項目組就依然存在!宋運輝和馬保平一樣的態度,韓則鋼嘆了口氣,他們倒是有血性,得罪路司長又有什麼好處。宋運輝表示東海項目未必就完,他有把握,在幾天內調整方案,繞開部里進行單獨報批,路司長也管不到他們了。韓則鋼很擔心,這麼做是被全系統對著干,就算報批成功也沒辦法立足。宋運輝不強求大家和自己一起冒險,馬保平卻主動提出加入,宋運輝能丟下遠大前程為東海拚命,他怕什麼呀。韓則鋼也默默地說了一句干,誰還沒點血性!

東海項目組一番忙活后,部里突然通知全體開會,大家覺得劉玉海和高祥榮都被調回來了,這項目肯定批了,打算一會兒去慶祝。周司長和路司長告訴他們,東海被列為重點化工項目,今天算是正式啟動。馬保平任廠長黨委書記,劉玉海和韓則鋼、高祥榮、宋運輝分別任副廠長,負責技術和財務等問題。路司長的臉色不怎麼好看,接著宣布讓宋運輝先負責半島開荒,其他人留在北京和設計單位對接,過完年正式開始工作。韓則鋼表示方案是宋運輝做的,讓他留在北京更合適。但建議被周司長駁回了,宋運輝表示願意服從安排,路司長叫他現在就去收拾行李,接下來要和外商談判,他不用參加了。宋運輝遲遲沒有動身,表示工作很繁雜一個人難以勝任,還拿出了一份名單,這些都是當初參與興建金州新車間的骨幹,希望把他們調來東海。周司長同意了,宋運輝沒有理會路司長的陰陽怪氣,直接起身離開。

宋運輝一下火車,妻子程開顏便迫不及待地衝到他懷裡,二人手牽著手往家裡走。程開顏織了兩件一模一樣毛衣,說是情侶款。二人一起去了程父程母家,程千里拖著程父被強制退休的東西回了家,臉色不太好。程開顏和宋運輝抱著三歲的女兒宋引一家團聚,問起程父退休的事情,問這是不是他主動提出的申請。程父苦澀地笑了笑,程千里替他打抱不平說人剛走茶就涼了,今天程父退休廠里連輛車都沒派。閔廠長這麼做的確過分了,宋運輝也不明白他為什麼針對自己,之前電話聯繫他態度明明挺好的。程父問他東海項目報批的事情,得知是通過其他部門報批的也就不奇怪了。

宋運輝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去找閔廠長好好談談,不能因為自己連累程父,程父叫他別提自己,就算要提也只提一個要求,給程千里換個好點的部門。宋運輝不願意求人,程父程母也知道,所以自己受氣沒什麼,但程千里畢竟要在金州待一輩子,要是閔廠長真的記仇他的前途也就完了。宋運輝去見了閔廠長,說他不應該這麼對待程父,閔廠長卻說自己給他安排了歡送會,是他自己推辭的。閔廠長說程父在演苦肉計,宋運輝越混越好不好掌控,他這麼做就是讓他覺得虧欠程家。宋運輝表示程家的事情不需要他管,又提出程千里的事情,可他這些年在廠里得罪了不少人,哪個部門還敢要他。宋運輝這次從金州調走了不少人,正好也缺人,閔廠長決定讓程千里去新車間做副書記,那邊是他打下的天下,程家也會記宋運輝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