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周翡得知謝允真實身份


三春客舍中,謝允和周翡難得清凈片刻,吳楚楚雖被白先生護送離開,如今也不知究竟身在何處。原本,周翡以為過了牽機陣,便可以天下任已行,可護送吳楚楚這般小事也難完成,各種不順,讓她食之無味。

周翡如今尚不知王老太太一行也已殞命,一心想著如何能送信一封,告知李瑾容山下情況。周翡眼下只想找回吳楚楚完成任務,再履行與段九娘的三日之約,將眾人一同帶回四十八寨。

客舍人多口雜,此處距離華容也並不多遠,正在周翡與謝允閑聊之時,隔壁談論華容當街死了個女瘋子,他們這才知曉,段九娘早已被人收屍入土。有謝允在一旁提醒,周翡按耐心中衝動,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就算回到華容也於事無補。

周翡心中一團悶氣難消,正遇四象山青龍主座下殷沛前來鬧事,便出手相救客舍掌柜。殷沛為人囂張,但見冒犯自己的是個容貌姣好的女子,加之另有要事,並未過多糾纏。言談之間,殷沛顯然與客舍掌柜花正隆是相熟之人,更是三番五次前來客舍搜查,不知意欲何為。

另一邊,李晟一路背著沖霄子回到齊門山下,而被逐出師門的封無言早已等候多時,意欲奪回沖霄子手中的掌門拂塵。齊門擅奇門遁甲八卦陣術,卻不知何因至滅門禍端,只剩沖霄子一人。此番,沖霄子正是選中李晟擔齊門傳承,卻不想,因此累他成為封無言的眼中釘。

再觀殷沛本該再次無功而返,卻因周翡桌上一盤牛肉醬得知故人味道,因此捲入旁人恩怨之中。正在周翡與九龍叟打鬥之際,一個面色蒼白,年歲與殷沛相仿之人,緩緩出現在眾人面前,此人正是北刀傳人紀雲沉。

二人見面,似有故人相見的激動,亦如仇人見面的眼紅。紀雲沉面露愧疚,且明明是殷沛咄咄逼人,卻又滿目不甘之痛,言語明明不舍對方身死,更似難放下心中仇恨,而倍感折磨,想來又是一段故事。

紀雲沉本欲滿足殷沛,下跪任由處置,但因花正隆出手阻止,致使九龍叟祭出青龍旗,點著青龍香。青龍旗一出,活口不留,其香便是傳音之用,待青龍大陣趕來,屠殺幾個落單的高手,自是不在話下。

九龍叟雖武功平平,但為人奸詐狡猾,如今又不知為何,竟甘願聽從青龍一脈之人指使。九龍叟眼見周翡欲走,抽身阻擋,在場之人皆非平常,一眼便可看出她傳承南刀。周翡與九龍叟對戰中,得紀雲沉指點,得以真正領悟無招勝有招,逼得九龍叟跪地求饒。

周翡江湖經驗缺乏,也從未真正遇到過如九龍叟這般奸詐小人,眼見對方跪地求饒便不再設防,多虧花正隆出手相救,但其也因此斷送一掌。隱世二十年之久的花正隆,自嘲芙蓉神掌再次面世,便再無掌可用,足見其心性如何。

此刻,九龍叟身死,謝允早已趁亂將插於門口的旗幟打落,一壺水也滅了青龍香,可如此便是徹底打了青龍主的臉,想來更是無法善了。眾人正著急之時,忽聽舍外動靜,皆以為青龍之人趕到,倒是周翡初生牛犢不怕虎,出門一看,才知來人是聞煜。

聞煜一見謝允,立刻帶人下跪,尊稱一聲「君上」,在周翡面前將他隱瞞許久的身份戳破。正在謝允尷尬之時,從馬車上下來的吳楚楚一邊高興與周翡相聚,一邊將謝允乃前朝皇帝的身份告知對方,引得周翡立刻與謝允「劃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