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周翡傳承枯榮手 段九娘死得其所


謝允前一步與內息不穩的周翡重逢,偷跑出去的祝寶山就帶著地煞追殺至此。四人逃至城街小巷,吳楚楚跟隨白先生先一步從西門逃離,臨別前,吳楚楚信任周翡關切之情,將從不離身的平安鎖托付保管。

周翡此刻渾身冷熱交加,正是內力融合的關鍵時刻,謝允以廢人之身,與追趕而來的一小波地煞搏命,如他所言,當以性命相護周翡。

關鍵時刻,周翡如同打通任督二脈,在蜉蝣陣的幫助下,南刀和枯榮手的內力功法完全相融。只見周翡雙眼一睜,目光凌厲,隨手抽出謝允背後佩刀,輕易便將地煞之人盡數殲滅,功力明顯精進,不同往日。經歷多番變故,謝允終於履行承諾,將刀賠贈周翡。

前方,段九娘正憑一人之力阻擋仇天晉,恍惚之間,她忽然想起眼前這個男人,正是當年她與李瑾容殺入地煞地宮之時,被自己踩在腳底叫姐姐的手下敗將。

數招下來,仇天晉果然不敵段九娘,便想故技重施,以毒水桿攻之。桿中毒水腐蝕性極強,觸之斃命,段九娘並非沒有招架之力,但見周翡與謝允趕來援助,她倒也樂得輕鬆。周翡一招一式,集南刀與枯榮手之精華,兩種功法的完美融合,讓段九娘心中歡喜非常。

面對功力大增的周翡,仇天晉如同喪家之犬,原以為逃至西門,得見地煞之人,便可撿回性命,誰知還未及慶幸,便發現眼前是沈天庶一支。仇天晉心明求助無望,又不甘心赴死,竟不顧尊嚴向周翡求饒。

血海深仇當前,周翡手起刀落,毫不猶豫,隨著凌厲的刀光閃過,仇天晉雙目瞬間在絕望中失去神采。仇天晉絕命于周翡之手,四十八寨師兄弟的亡靈也終得告慰。

大仇得報,西門上忽然響起吳楚楚和白先生的聲音,原來沈天庶早就識破謝允聲東擊西的策略,特意在此守株待兔,將逃跑的二人抓獲,懸于城門之上。

周翡本想以李徵之名,引段九娘隨她們逃回四十八寨,誰知關鍵時刻,段九娘早已想起一切。三人雖合力成功救出吳楚楚和白先生,但沈天庶並非仇天晉可比,段九娘心知唯有赴死斷後,才可換取他們一線生機,何況神志清明的段九娘,如何能放過眼前仇人。

當年,段九娘為讓祝寶山名正言順入祝家,唯將自身嫁於祝縣令為小妾。婚禮當天,段九娘從李瑾容口中得知,李徵是將她體內憐蜃之毒吸入自身,一命換一命,當即褪下華服,與李瑾容怒闖地煞宮。

枯榮手已有傳人,段九娘甘心赴死,只是被打落一地的珍珠是李徵所送,她一直視若珍寶。彌留之際,段九娘仿佛看見李徵緩緩走來,為她撿起地上散落的珍珠,也終於感受到對方手上傳來的溫暖,而非冰冷的刀柄,含笑而終。

段九娘雖將枯榮手的「枯」練至一絕,卻始終未曾領會到「榮」之奧秘,或許這一枯一榮便在傳承之中。周翡從恍惚中醒來,才發現方才所見段九娘,不過夢境而已,她也早隨謝允藏身至三春客舍。

白先生沿途打探到吳家小弟性命無憂,再將吳楚楚護送至聞煜將軍帳中,方功成身退。眾人就此分散各地,身在四十八寨的李瑾容也徹底與他們失去聯絡,心底也隱隱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