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慎獨印落入霍連濤之手 謝允終與周翡匯合


沖霄子好不容易才將李晟從地煞手中救出,眼見對方竟要為幾具屍體再回險地,索性一掌將其打暈。直到黑夜降臨,李晟從昏迷中醒來,沖霄子早已將四十八寨眾人就地入土為安。

沖霄子看著李晟在王老太太墳前懺悔,諒他年輕氣盛,雖心性魯莽,卻難得重情重義,便有意讓李晟拜入齊門之下。李晟此番下山毫無建樹,反累眾人殞命,自要回寨領罰,誰知這看似仙風道骨的沖霄子,竟假裝腿部有疾,拖住李晟助他先一步前往霍家堡。

周翡此時情況也並不容樂觀,枯榮手向來無法與其他功法相融,否則必會相斥,最終落得慘淡下場,這也是周翡始終不得好轉的原因。枯榮手功法霸道,也幸是段九娘根骨奇佳,才能從數百人中留存性命,成為一代強者。周翡如今身懷枯榮手和南刀功法,不知又會造就怎樣的奇運。

數日過去,周翡在神志不清之下,被段九娘暫時封住內力才得以轉醒,但體內存有枯榮手已是事實,按段九娘所言,除非廢除周翡苦練多年的南刀內功,否則必會性命不保。事已成定數,周翡難以接受這般事實,一時發生口角,若非宋大娘以祝寶山之名轉移段九娘注意力,恐她在瘋瘋癲癲之下,一掌便可要了周翡的命。

段九娘與家人在戰亂中失散,難得在華容尋到親人,卻又得而復失。段九娘的姐姐臨終前將尚在襁褓的祝寶山托付給段九娘,並多番囑咐莫要仇恨祝縣令辜負她們母子。正是這般緣由,段九娘才以小妾的名義長居縣令府,由祝縣令照顧至今,而她如今最在意的,便只有姐姐遺孤。

周翡內力全無,萬事皆休,索性趁無人打擾,拿出沖霄子所送道德經研究,她雖文學不深,反倒憑著天生的悟性看出其中暗藏蜉蝣陣。如今前路未卜,仿佛已入絕路,倒不如搏命一試,可不過片刻,周翡便無力支撐,又忽感體內本應被封住的內力,正一點點往外抽,逐漸似又有融合之兆。

霍家堡內,霍長風身中憐蜃之毒已久,每日清醒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卻始終惦記著床邊的那株月季花。霍連濤軟硬皆施也無法讓兄長鬆口,一腳踢翻月季本為泄憤,竟陰差陽錯,讓他終於得到垂涎已久的慎獨印。

慎獨印上附有水波紋,江湖上,因此物而掀起的腥風血雨延至今日,霍長風得木小喬前來報信,才得以提前將慎獨印藏在月季花中。如今慎獨印被霍連濤一朝奪走,霍長風更擔憂其親弟會因此慘遭橫禍,江湖風波再起。

霍長風中毒已久,加之氣急攻心,死在了遲來一步的沖霄子懷中,臨死前,他依舊難捨月季,只因那月季象徵著木小喬。一直被世人所不容的木小喬,因感念霍長風救命之恩,才會百般相助霍家堡,如今故人已逝,一切便如清風散去。

華容城內依舊戒嚴,白先生應謝允之命,易容成吳楚楚的模樣,故意在城中引誘地煞追捕至小巷滅口。如此一著,仇天晉聽聞街道驚現吳楚楚身影,這才放棄搜查縣令府的念頭,正解了周翡二人之困。

因周翡感周身冰冷,吳楚楚只得喬裝成下人模樣,冒險混出府外取炭火,卻不慎被僕人糾纏,派往裁縫鋪辦事。正巧祝寶山聽聞下人議論吳楚楚臉生,想通其中關節,主動告密仇天晉抓人。而後,祝寶山悄悄潛入後院一探究竟,好在被神志不清的段九娘當作小賊打暈。

白先生再次易容引開仇天晉,結果打扮成地煞的謝允正與吳楚楚接上頭,卻被段九娘誤以為歹人,險些大打出手。吳楚楚挺身當於二人中間,澄清誤會後,段九娘便如看孫姑爺般,越發覺得謝允眉目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