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周翡得段九娘內力鍛體 王老太太為護李晟身死


一首《採蓮曲》引來李徵稱讚,段九娘與之相處時日不多,心中卻是情根深種,便將心思直宣于口。然李徵已過不惑之年,家女也與段九娘年紀相仿,愛妻雖早逝,心中所愛不曾更改,自難接受。段九娘眼見表白不成,氣上心頭,就此分道揚鑣,不見半分矯情。

江湖之大,情之所鍾,即便天涯海角也總會想要與心愛之人有親近之機,段九娘初次生情,又絕非輕言放棄之人,自被拒絕後,雖無苦苦糾纏,卻也時常在四十八寨山門外挑戰李徵。即便面對與自己年紀相仿的李瑾容,段九娘也仿佛炫耀一般,自信他日會讓對方喚自己一聲「娘」。

女為悅己者容,段九娘江湖兒女,生性灑脫,不拘小節,寨門外公然挑戰,大有不見李徵,便坐死在此的架勢,而後卻又難得露出幾分女兒家的春心萌動,細心整理妝容。直到李徵出面應戰,段九娘心中歡喜,一掌被對方打落耳環也不見惱怒,倒因李徵以刀柄相扶,負氣離去。

每每與李徵切磋,段九娘就會獨自研究破解他刀法之秘,長久而來,便是一招一式都是剋制破雪刀之法。但凡段九娘研出破解之法,心中自然歡喜,當是又有理由可再與李徵相見。

段九娘行走江湖,不懂迂迴圓滑,聽聞地煞對李徵出言不遜,也不顧自身本就與之結有仇怨,故中地煞陰損之計。段九娘不慎中毒的消息被地煞刻意傳入李徵耳中,自然得對方出手搭救。

段九娘深信,李徵若對自己無情,永不相見亦可,何苦次次出來應戰,更將此前耳環伴在身側,此番亦是不顧一切前來搭救,可李徵一再拒絕,讓段九娘負氣離去。李徵擔憂的眼神跟隨著離去的背影,身體早已虧損,原來他明知結果也要出手相救,是否有情,實難參透。

時回眼下,周翡不忍段九娘淪落至縣令小妾,受人侮辱,便想帶她回四十八寨,可嘆她自己也龜縮在此,又如何大言不慚。正在周翡心思黯然之際,段九娘突然將自身內力強行傳于周翡體內,致其昏迷,生死難料。

枯榮手向來是代代內力相傳,若弟子根骨不佳,韌性不足,便會因承受不住強大內力而亡。段九娘深信李徵子嗣不會廢物至此,即便不幸喪命,倒也不如死在自家人手裡,也好過往後受他人屈辱。

周翡正是生死關頭,祝縣令突然前來詢問段九娘可否代替自己祭拜她的姐姐。一番言談,祝縣令對後院幾位不速之客瞭然於心,卻是不動聲色,更主動以段九娘為由頭,囑咐下人多送飯菜。亂世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保命處事分寸,好與壞亦難分辨。

沈天庶故意放出陳子琛被困消息,果然引來霍連濤異動,立刻帶一隊人馬出城,卻不知已入他人計謀之中。謝允命甲辰突襲落單地煞子弟,喬裝地煞之人跟隨出城,白先生則利用易容術,偽裝沈天庶暗殺童天仰部下,引二人內訌。

事態發展順利,城門守衛雖絲毫未動,但經過一次洗滌的地煞,絕難想到謝允會故技重施。謝允派一人故意駕車直闖城門,引地煞眾人追趕,陳子琛假扮地煞,最終堂而皇之的離開,獨留白先生隨謝允差遣。

與此同時,已尋回李晟的王老太太一行,正趕往華容途中,卻巧與童天仰擦肩而過。李晟認出赤蛐令牌,其上花紋與害他父親喪命的武器上所刻一模一樣,殺父之仇,頓時蒙蔽了他的心智。

李晟眼見童天仰似傷重落單,果然中計,雖關鍵時刻得王老太太及時趕到,但沈天庶的到來便是註定了今日結局。李晟眼睜睜看著四十八寨所有人,因自己的莽撞而慘死當場,仍不改衝動心性,難以體會王老太太以命相護的心意。

危急之中,一雙手緊緊抓住氣急攻心想要繼續上前送死的李晟,沖霄子暗器一出,白霧乍起,只見他腳下輕躍,便強行帶著李晟逃離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