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晨飛命喪白先生之手 周翡巧得段九娘相救


地煞在城中大肆宣揚賊寇未除,以一箱銅錢和許多糧食作誘餌,煽動百姓或因利益,或因仇恨提供信息。謝允喬裝打扮,在白先生的陪同下來到人群聚集處,細心觀察后,發現台上沈天庶和仇天晉始終沒有交流,可見他們的確互有嫌隙。

仇天晉為引誘漏網之魚自投羅網,故意留下晨飛性命,但他被折磨至奄奄一息,便是拚命救下,也定無多久時日可活。謝允明知其中道理,但經歷此前種種,早已將晨飛當做友人,如何能真正見死不救。

白先生見情理說不通,突然腳下勾起石子,當著眾目睽睽之下,刺入晨飛額頭,使其喪命當場,亦可不備地煞發現行蹤。晨飛的死,讓謝允更加在意陳子琛相助霍連濤,暗中招兵買馬,導致霍家堡子弟到處燒殺搶掠,究竟意欲何為。

白先生滅了謝允以身犯險心思,並不後悔自身所作所為,而謝允的質問,才更讓他急於為陳子琛辯解。陳子琛本意是為結交江湖人士,為將來抵抗俞聞止所用,霍家堡魚龍混雜,底下之人所作所為,實難控制。謝允為並不需要白先生的推諉之詞,只需他明白,方才之人是在為誰受過,又為誰而死。

晨飛命懸一線,周翡若是得知,必然是爬也會爬來救人,可她沒有出現,讓謝允心中升起不詳之感。謝允雙腳如千斤重,卻還要迴轉尋找周翡下落,卻一時情急攻心,口吐鮮血。

回到住處,陳子琛得知事情原委,竟也下跪請求謝允原諒。事已至此,謝允為不想再責怪任何人,原本晨飛的死也是定數,早日解脫也未必不是好事。謝允當堂下跪,以酒祭奠,他現在唯一能做出的彌補,便是找到周翡下落,護其平安。

眼下,地煞兩方各自搜索城中每家每戶,仇天晉關注吳家子女,而沈天庶則更為關心戶籍清查,命手下以畫像尋找可疑男子,謝允不用猜想,便知沈天庶的目標是陳子琛。

當初,此地只是陳子琛與霍連濤聯絡之地,后發生變故,他也無法眼睜睜看著流民困難不管,便執意留在城中為百姓發糧。就連百姓也知華容安全,沈天庶又如何會不知此地便是陳子琛藏身之地。

索性戶籍之事早已準備妥當,陳子琛藏身書櫃暗格,由白先生和謝允,以及一位手下假扮父子三人,前一刻剛躲過仇天晉人馬的探查,便又迎來沈天庶的人馬。

地煞仔細辨認三人容貌后,本已準備離開,誰知陳子琛一時不慎,咳嗽出聲,引起領頭人回頭,這才疑心一般百姓家中怎會有書櫃。就在對方一件件擺弄書櫃物品,眼見便要觸及機關,謝允突然假裝癆病纏身,才堪堪躲過一劫。

陳子琛的軍隊駐紮在不遠處,七八日便可趕到,若是得知皇子被困,必然會出兵營救,正是沈天庶目的所在。地煞和俞聞止勾結,皇子在敵軍地界出事,足以讓俞聞止大做文章,這也是謝允擔心的根源。

目前形勢不利,謝允心生一計,由陳子琛派人送信前往霍家堡,且務必讓地煞看到信進了霍家堡。仇天晉聽命俞聞止,而沈天庶又素來與仇天晉不合,雖不知謝允此舉究竟意欲何為,但他自信機會很快便可到來。

周翡之所以沒有出現在城中,乃是被後院的紅衣女子牽絆腳步,此女子一步不讓,免她出門涉險,更在周翡出手之後,認出破雪刀。周翡被對方輕易定住身形,又見她詢問李徵,倒也不曾欺瞞,誰知紅衣女子竟揚言是她的后外祖母。

周翡不知為何,一口鮮血,昏迷倒地,待醒來后,才在吳楚楚口中得知,那紅衣女子是李瑾容口中曾提到的關西枯榮手段九娘。周翡始終無法相信,眼前這個瘋瘋癲癲的女子,竟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俠。

二人還是從段九娘身邊細心照顧的僕人口中得知,當年她家公子也不知得罪何人,惹來地煞派人追殺,她帶著襁褓中的嬰兒逃跑,幸得段九娘出手相助。

雙拳難敵四手,段九娘又需分心顧全懷中嬰兒,一時落入下風。此時,李徵一襲白衣,如英雄降臨,輕易奪取地煞性命,這般身影也因此落在段九娘心中,一生揮之不去,即便時時痴傻,心心念念也唯有李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