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胡大軍和黃四海爭鋒相對 熊紹鋒請鄧耀先幫張一葦


二監區的牢頭胡大軍看不上黃四海,處處找他的麻煩,黃四海毫不示弱,對他惡語相向,馬國遠從中勸阻,胡大軍就把一腔怒火全撒在馬國遠身上,還派人擋住監控攝像頭在廁所把黃四海痛打一頓,蒯遠鵬擔心事情鬧大,求米振東出面阻止。米振東看黃四海已經昏迷,擔心抬出去被攝像頭拍下來,就狠狠打他一巴掌,當場把他打醒,黃四海掙扎著自己走出去,威脅要讓胡大軍的母親少一條腿,胡大軍不服氣,就和黃四海叫板。

羅欣然向武強彙報了心裡的疑問,鄭銳就用警棍打了沈廣軍兩下,不可能造成那麼嚴重的骨折,可沈廣軍一口咬定鄭銳還用腳踢他,羅欣然建議先看一下監控錄像,可是硬盤打不開,羅欣然想找電腦專家王鵬修復一下,武強只好作罷,羅欣然還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米振東所在的位置能清楚地看到鄭銳打沈廣軍的全過程,想從他身上打開缺口。武強斷定沈廣軍不會栽贓陷害鄭銳,否則他會判處執行死刑,沈廣軍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武強讓熊紹鋒和羅欣然仔細調查此事。

陳明忠把鄭雙雪接回家,反覆講明張友成心情很不好,提醒她小心應付今晚的談話。鄭雙雪早就對張友成不滿,她和張友成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張友成埋怨她太放縱張一葦,遲早會被人抓住把柄,可鄭雙雪卻指責他枉顧家人。

張一葦很晚才回家,他對喬逸的做體檢取證的事滿不在乎,張友成狠狠教訓了他一頓,張一葦口口聲聲稱喬逸主動請他去家裡,他們倆是你情我願,而且遲睿開車送他們回家,張友成向他講明事情的嚴重性,張一葦反而譴責張友成的職位給他的生活造成困擾,張友成只好硬著頭皮給張一葦普及強姦罪的定罪標準,只要喬逸說過不,張一葦就涉嫌強姦,張一葦頓時傻眼了,他清楚地記得喬逸在床上曾經反抗過,鄭雙雪極力為張一葦辯解,一口咬定喬逸是主動的,苦於沒有確鑿的證據,張友成看到張一葦驚慌失措的表情,頓時明白了一切,他心灰意冷,只好回自己房間。

鄭雙雪急忙追上樓,求張友成幫張一葦脫罪,認定張一葦中了仙人跳,張友成逼她拿出證據,鄭雙雪頓時啞然,她去找張一葦求證,張一葦拒不配合,他覺得此事不值一提,都是因為他的父親是張友成,才會被人揪住不放,鄭雙雪強行帶他去見張友成,張一葦只好耐著性子講述了那天晚上的事。

熊紹鋒在「熊檢威武」公眾號做直播,鄧耀先接到他的通知火速從國外歸來,熊紹鋒拜託他為張一葦辯護,並向他詳細講述了這件事的經過,喬逸在床上曾經提出和張一葦結婚,張一葦斷然拒絕,喬逸就要求張一葦停止,他一意孤行,強行和喬逸發生了性關係,鄧耀先覺得此事很棘手,答應好好想一想,他迫不及待去找羅欣然。

鄧耀先手捧一大束粉紅色玫瑰花敲開了羅欣然的房門,羅欣然笑話他不會選顏色,借口要加班,鄧耀先情不自禁擁抱羅欣然。羅欣然聞到他一身酒氣,指責他不該酒後駕駛,鄧耀先連連求饒,遭到羅欣然的訓斥,罰他跪在原地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