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馮森調查沈廣順和宋麗敏 黃四海為調二監區故意找事


馮森信誓旦旦保證能幫宋麗敏調查苗苗被綁架的案子,宋麗敏突然羞成怒,衝著馮森大呼小叫,強行把他趕出去,馮森向街坊鄰居打聽出宋麗敏和沈廣順已經離婚,他們倆各忙各的,根本不關心苗失蹤的事,而且沈廣順麵包車上重金懸賞的廣告都是幌子,他們倆根本對苗苗沒感情,也沒有用心去找過苗苗。

鄭雙雪拜託新運來幫忙調查張一葦被喬逸誣陷的真相,新運來很快查到喬逸和白小蓮都是魯春陽波動網的簽約作家,魯春陽把喬逸帶到酒吧,鄭雙雪頓時明白了一切,這都是黃四海和魯春陽在背後搞鬼,他們利用喬逸陷害張一葦,目的就是想逼張友成把黃四海救出來。

巡迴檢察組第7集劇照

馮森連夜來找何樹國,一五一十彙報了他打聽到的消息,他讓何樹國當場打電話給沈廣順和宋麗敏,驗證他們是不是真的想找女兒苗苗。何樹國打電話給沈廣順,要向他提供尋找苗苗的線索,沈廣順沒等他說完就掛斷電話,何樹國再次撥打,沈廣順已經關機了。馮森印證了自己的判斷,想以此打開新的突破口,何樹國聽說馮森最近幾天都沒有住在小旅館,好奇他的去向,馮森只好承認他天天去沈廣軍涉嫌殺人的小樹林尋找線索,還要帶何樹國一起去。

張一葦預定了一大束鮮花來找喬逸,可她下午就已經搬走了,張一葦只好向鄭雙雪彙報,還讓她瞞著張友成,以免被張友成嘮叨。馮森帶何樹國來到小樹林,突然看到樹上掛著一個小玩偶,馮森清楚地記得之前沒有這個玩偶,不知道誰掛在這裡的。此時,沈廣順就坐在不遠處喝悶酒,他看到馮森和何樹國在樹林里尋找線索。

巡迴檢察組第7集劇照

黃四海故意在錢偉民的腳上撒尿,錢偉民氣得咬牙切齒,其他人一擁而上暴揍黃四海,黃四海向獄警告狀,請求調離一監區,沈浩聞訊趕來,詳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黃四海和錢偉民各執一詞,他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裁決,狠狠教訓了他們一頓。

張友成要去省政府走馬上任,臨走前,袁宏偉召集全體檢察官為他送行,張友成反覆叮囑大家抓緊複核胡雪娥的案子,陳明忠突然來找他,張友成趕忙找借口離開了。陳明忠向張友成彙報了喬逸去醫院體檢取證的事,張友成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擔心喬逸控告張一葦強姦罪,他就沒臉再出任政法委書記,陳明忠對他好言相勸,張友成想找鄭雙雪和張一葦好好談一談,讓陳明忠通知他們倆晚上回家開會。

巡迴檢察組第7集劇照

陳詠召開例會,開門見山提出把黃四海和沈廣軍對調一下,一監區的范思良和二監區的沈浩都不同意,還找各種借口互相推諉,都不想接手這兩個燙手的山芋,政委吳醒飛實在聽不下去,狠狠教訓了他們一頓,堅持要把沈廣軍和黃四海對調,還讓沈浩和羅勁松查清楚鄭銳打人的事,對他進行嚴懲。

熊紹鋒向橙洲區檢察院檢察長武強彙報了胡雪娥為沈廣軍伸冤的事,武強反而提醒他不要在網上透露太多消息,以免遭到網友們詬病,武強責令熊紹鋒和羅欣然重新調查沈廣軍殺人案。獄警一早帶黃四海來二監區,提醒黃四海不要再惹是生非,黃四海發誓會好好接受改造,爭取早日出獄。

巡迴檢察組第7集劇照

鄭銳奉命回來上班,沈浩和羅勁松才知道他和范思良討價還價要讓黃四海和沈廣軍對調,忍不住埋怨他一頓,沈浩讓劉鐵好好跟著鄭銳,不能被黃四海幾句話就嚇到。張友成越想越生氣,獨自一人來到天台生悶氣,他覺得陳明忠和鄭雙雪等人一直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導致他的工作處處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