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甘棠公出山 周翡不舍


李瑾容生氣地指責周翡,用鞭子抽打她。弟弟李瑾鋒的死保全了四十八寨,如今,周翡連來人是什麼身份都不知道,就貿然將人放走,讓整個四十八寨都陷入危險中。一想到這裡,李瑾容就生氣不已,想要打死周翡。關鍵時刻,周以棠,也就是周翡的父親回來了。他勸告自己的夫人李瑾容,等抓到謝允之後,再親自審問。聽聞此,李瑾容只好作罷。

得知自己的人沒有順利潛入四十八寨,大莊主沈天庶沒有過多失望,因為這次行動的主要目的就是探探洗墨江的虛實。他猜到周以棠快出山了,急忙讓手下通知童天仰動手。

周以棠來安慰被打的周翡,讓她不要和李瑾容生氣。周翡委屈地向父親哭訴,她認為母親偏袒李晟,從小到大,自己做什麼都是錯的。每次闖禍,李晟都是主謀,但背鍋的都是周翡。一起練功時,只要李晟贏了周翡一次,李瑾容就對他稱讚不已。相比之下,周翡從來沒在母親李瑾容那裡得到過一句誇獎。聽到了女兒的哭訴,李瑾容心裡有些愧疚,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經歷了這一系列事情后,李晟決定自己要通過秀山堂的校考,堂堂正正地從大門下山。

周以棠上山前下的最後一盤棋竟然下出了一局珍瓏局,此局劫中有劫,複雜無比。一顆棋子下去,很難推算出生和死。他一直固步自封,左右為難。

謝允偷偷觀察周翡,意外發現她因為放自己走,被李瑾容毒打。他特意將自己隨身攜帶的藥膏拿給周翡,不料,被周翡關在山洞了。她質問謝允來四十八寨到底是為了什麼,王麟和甘棠公是誰。得知自己的父親是甘棠公,周翡心中有些驚訝。面對周翡的詢問,謝允不由得想起王麟拜託自己轉交令牌的場景。王麟死前將令牌拿給謝允,拜託他將此物交到周以棠手裡,讓他來坐鎮安平軍。思及此,謝允表示,自己是看王麟可憐,才幫他找人的。

周翡很是疑惑李瑾容為什麼不讓謝允見甘棠公,謝允答應告訴周翡原因,前提是,無論以後他做了什麼,周翡都不要生氣。周翡信以為真,不料,謝允只是虛晃一招。他趁周翡不注意,逃出了山洞。

謝允吹了安平曲,招來了四十八寨的李瑾容和甘棠公等人。甘棠公直言,如今的自己只是一個閉目塞聽的廢人,但還是願意幫王麟做事。他讓周翡將謝允掛在樹上的安平令摘下來,同意下山,還叮囑李晟等人好好照顧謝允。見此景,李瑾容心裡生氣不已,獨自離開了。另一邊,安平軍聞煜準備帶人迎接甘棠公。

夜裡,周翡和甘棠公一起喝酒,想要留下他,但被甘棠公拒絕了。第二天醒來,甘棠公離開了四十八寨,和聞煜等人會合。周翡跑去找自己的父親,想要和他一起離開,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看著父親離去的背影,周翡哭了。

路上,童天仰帶人來劫甘棠公和聞煜等人,關鍵時刻,李瑾容及時出現,打跑了童天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