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謝允闖陣入寨 因救周翡困囹圄


南北朝時期,戰亂不斷,李徵為庇護戰亂中的無辜百姓,在湖湘地界建立一座由江湖四十八個門派組成的山寨。四十八山寨經過多年休養生息,早已人才濟濟,繁榮一片。

四十八寨被一條洗墨江隔絕在世間之外,本就是一處難以跨越的天塹,加之魚老的牽機陣守護,每每妄圖闖寨之人皆是有來無回。陣法開啟,江中便會出現數個山石連接許多肉眼難見的魚線,一旦觸碰則瞬間割斷血肉。

四十八寨內,年輕子弟齊聚比武台,為正在比武之人吆喝加油。比武其中一人乃大當家親侄子李晟,武功在寨中已算卓越,但卻並不能成為眾人心中的佼佼者。隨著旁人談論之言,一個身著短打勁裝的女子提著酒壺經過,頭束馬尾,盡顯幹練,來人正是大當家李瑾容之女周翡。

李晟雖在比武,卻因聽聞眾人談論,竟執意與周翡比個高低,更故意將其手中酒壺打碎。周翡自始至終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但抽刀應戰之時,氣勢便如同換了一人。周翡刀法行雲流水,之後更故意牽制對方行動,讓比賽以平手結束,高低當下立判。

李晟年輕氣盛,即便周翡嘴上認輸,自然不願如此結果,而他的不依不饒,讓周翡心中再無耐心糾纏。李晟每每闖禍都會誣賴周翡所為,此次拆了夫子台階便也是如此,周翡心中不忿卻也似乎早已習慣。

就在他們二人糾纏之際,魚老望著出現的數十黑衣人,盡數命喪牽機陣,心中不免嘲笑。然而,忽然出現一位少年,以樹葉為媒介,落在魚線之處以踏腳之用,輕功了得。少年雖與之前闖入者一樣身著緊身黑衣,卻無遮面之物,似乎並不在乎身份外泄。

魚老本想用魚竿為武器阻止少年,卻反而成為對方最後墊腳之物,讓其成功潛入寨中樹林,身影瞬間隱秘在樹林之中。魚老見此,立刻以信號升天,李瑾容與馬吉利瞬間安排應對之法。

李晟為防止敵人調虎離山,帶一隊人馬前往外山守護。周翡眼見林中身處有大群鳥獸飛出,確定闖入者藏身之處,更是不顧李晟的關心與阻止,腳下速度加快,隨之來到禁林重地。

禁林重地之中,遍布無數與洗墨江相同的魚線,周翡不顧其他,隻身進入林中身處,險些一時不慎觸及魚線之際,幸得闖入的少年出手相救。少年與周翡一樣頭束馬尾,但額頭劉海使其多了幾分稚氣與灑脫,言語之中也更顯這個年紀應有的活力。

李晟眼見周翡闖入,自己卻被魚線阻隔在林外,就在他心中著急而無所用處之時,與周翡過下幾招的黑衣少年便從李晟眼前飛躍。李晟應周翡叫喊出招,卻與之不敵,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年的身影再次消失於林中。

長老堂內,李瑾容並未因李晟和周翡不敵闖入之人而責難,反倒責備女兒多管閑事。外人散去,李瑾容之夫周以棠出言安慰,他向來信任周翡性格堅韌,處事分寸有度。然而,李瑾容心中更在乎李晟,擔憂其心思雜念深重,難堪當家大任,卻不知李晟此時正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

李晟回到家中,與妹妹李妍道別後,便欲強行闖出洗墨江的牽機陣,離開四十八寨。之前想要闖出之人,最後都落得被捉回去重懲的下場,李妍自然擔憂阻止,卻被李晟五花大綁丟在床上。

周翡得李妍一路蹦跳前來求救,立刻追趕李晟來到洗墨江。日頭早已西落,洗墨江水與白日不同,牽機陣以八卦之法變化多端,李晟見周翡前來搭救自己而被一同連累在此。雖然二人表面關係並不融洽,但青梅竹馬的情誼卻並無半分虛假,目下情況九死一生,李晟心中自然愧疚難當。

二人架不住牽機陣變化,眼見便是再無抵擋之力,本隱藏江邊樹頭休息的少年,終究無法視若無睹,因而再次現身相救,奈何周翡根本聽不懂以八卦方位提示之言,使之不得不親身相助。當牽機陣再次出現變化,三人被交織如漁網的魚線困住,卻見牽機陣突然中斷。

因李妍再次求救李瑾容,才讓三人不至命喪於此。少年被當場圍堵卻無半分驚慌,反倒輕易看出魚老和李瑾容出身何門何派,之後更是坦蕩報出姓名與目的。原來少年名為謝允,此番為尋甘棠公而來,這讓李瑾容心中升起戒備。

李瑾容一猜便知是王麟派來之人,她似乎與王麟結有仇怨,但看在謝允相救之舉,提出以王麟的安平令為交換便可既往不咎。安平令是王麟臨終托付之物,謝允自不會交出,腳下生風,以輕功逃離。因周翡故意打傷李晟,使得李瑾容失去追趕之機,竟被自己的母親以通敵之罪,當眾鞭笞責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