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馮森揭穿沈廣順受賄50萬 陳詠讓鄭銳重返工作崗位


三峰派出所所長李長盛打電話向邊國立彙報張一葦被抓的事,邊國立反覆提醒他不要輕舉妄動,立刻趕往三鳳派出所。陳詠和熊紹鋒一起吃午飯的時候,刑偵科科長李正虎向陳詠彙報了鄭銳毆打沈廣軍的事,陳詠和熊紹鋒都心急如焚,擔心被網友們小題大做,他們倆趕忙去看望沈廣軍。

沈廣順追上馮森,揚言要把他剁死,馮森毫不畏懼,沈廣順不許他再來找胡雪娥,馮森逼他交代那個賣彩票的網紅錐子臉女人的下落,想查明幕後主使,就能幫沈廣順討回公道,甚至答應給他60萬塊錢,沈廣順不置可否,馮森揭穿中彩票那50萬塊錢是別人賄賂他的,都是因為沈廣軍在地下車庫和人發生口角,結果害鄭瑋麗被幾輛車碾壓而死,導致沈廣順的女兒苗苗被綁架,他弟弟被關進監獄,沈廣順頓時惱羞成怒,拎起地上的磚頭就要砸馮森,馮森也不避讓,對他反唇相譏,沈廣順賭氣揚長而去。

陳詠帶熊紹鋒和羅欣然來看沈廣軍,看到他還在昏迷不醒,羅欣然了解到沈廣軍只是骨折,猜到他故意不想醒來。陳詠狠狠教訓了沈浩和羅勁松一頓,還讓他們配合熊紹鋒調查沈廣軍的案子,罰鄭銳停職反省,熊紹鋒覺得茲事體大,想向上級彙報此事,陳詠把他叫到一邊,反覆講明此事關係到監獄年終評獎,和工作人員的獎金掛鉤,想等楊韜開會回來以後再說,熊紹鋒勉強答應。

李長盛向張一葦賠禮道歉,承認這就是一場誤會,而且喬逸已經撤案了,答應放他走,張一葦卻不依不饒,堅持要找出報警人,給自己討個公道,李長盛找各種借口推諉。邊國立隨後趕來,埋怨李長盛不該隨便亂抓人,李長盛向邊國立詳細講述了此事的經過,認定是第三方替喬逸報警,邊國立才稍稍安心,李長盛再次催張一葦儘快離開,張一葦堅決不干,苦苦逼問報案人的身份,邊國立好說歹說才把張一葦勸走。

熊紹鋒想帶羅欣然回去向檢察長武強彙報情況,事先提醒羅欣然先隱瞞沈廣軍被打的事。馮森向小區門衛打聽沈廣順前妻宋麗敏的情況,結果被沈廣順聽到,沈廣順對他大打出手,反被馮森當場制服,沈廣順大罵馮森是騙子,想從他母親手中騙走房子,多虧胡雪娥及時趕來制止,沈廣順只好開車離開了。

邊國立把張一葦接出來,鄭雙雪一直在車裡等他,張一葦揚言要抓到報警人,邊國立勸他息事寧人,不要再節外生枝,以免有人利用喬逸再起訴他強姦,鄭雙雪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答應找人去安撫喬逸,拜託邊國立向張友成隱瞞此事。

鄭銳被罰寫檢查,可他一個字也寫不出來,陳詠想和鄭銳單獨談一談,就把沈浩和羅勁松支走,陳詠狠狠教訓鄭銳一頓,鄭銳一口咬定沒有把沈廣軍打骨折,陳詠根本不聽,向他講明利害關係,鄭銳不服氣,他十七歲的時候母親就被罪犯殺害,因此痛恨那些毀掉他幸福家庭的人,沈廣軍竟然辱罵他的母親,他又接到情同父親的王監獄長生命垂危的消息,忍無可忍才動手打人,鄭銳堅信他沒有把沈廣軍打骨折,陳詠對他深信不疑,當即決定讓他重返崗位。

鄭雙雪勸張一葦去安撫喬逸,和她談戀愛,就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張一葦頓開毛塞。就在這時,新運來打電話給張一葦,他立刻趕去酒吧,新運來忙不迭向他彙報了一件事。馮森費盡周折找到宋麗敏的小超市,謊稱他是沈廣軍的同事,和宋麗敏套近乎,向她打聽沈廣軍的事,宋麗敏恨沈廣軍讓她家破人亡,詛咒沈廣軍活該被槍斃,馮森自稱公安局有人,答應幫宋麗敏。